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巴西世界杯前奏】消费时代的犬儒主义   

2014-06-11 00:56:02|  分类: 2014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2003年春天,一场SARS席卷本港,便在一片惨淡凄迷之中,玉女组合TWINS发布单曲《下一站,天后》。“天后”,一语双关,既是港岛线的过站,亦是女文艺工作者梦想的落点;更适合作从佑护风调雨顺之天后妈祖到消费时代之天后明星的深层解读,诚为画龙点睛之笔。虽然俗雅不同道,但黄伟文能与林夕并称香港词坛“两个伟文”,也非是偶然。所以,纵然虽然五年之后,玉女组合因艳照之门变为玉女加欲女的组合,但这首歌还是成为八零后一代人青春的见证。

 后来,港铁开进了北京城,便有了4号线和大兴线。如今,巴西世界杯渐行渐近,又有了以世界杯32强命名沿线车站的创意。

西班牙在西单站,巴西在人民大学,德国在海淀黄庄,阿根廷在西直门,意大利在角门西,葡萄牙在公益西桥,美国在清源路,科特迪瓦在灵境胡同,波黑在西苑,智利在新街口,希腊在陶然亭,洪都拉斯在西红门,阿尔及利亚在安河桥北。

根据京港地铁公司的说法,此举是为了“满足广大球迷的要求”。虽然高米店北站在以日本队命名之后不久,便被爱国青年毁损了标牌,但不管怎样,北京人民终于和拥有世界之窗的深圳人民一样享受到了免签行天下的超国民待遇。从西班牙下班后,去巴西听一堂科学发展的公开课,然后顺便到阿根廷约个炮。帝都人民的生活从此大国崛起中国梦。

可惜中国好梦梦不长。京港地铁公司很快又发布声明:鉴于张贴车站名牌可能会造成视觉混淆,尤其对于不熟悉地铁线路的乘客。因此为确保运营安全和乘客的出行便利各参赛球队名牌将不会再出现在车站内。

我无法确定如此神奇的终止是否日本队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世界杯赛场所致,还是为了呵护那些只爱中国足球的爱国球迷们脆弱的心灵,但我相信“视觉混淆”总是一个值得万人竖中指的说辞,须知我等群众面对“人民日报”、“人民政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样的路牌尚且不会视觉混淆。

话说回来,京港地铁公司的创意真实并无新意可言,无非是消费时代的惯用套路。在连和尚都被抓出来评论足球的世界杯之年,便是一个卖马桶的也要倾情关注世界杯,更无须说包括我居住城市在内的许多中国城市里,模拟世界杯足球赛早已踢得风声水起,甚至由于无人愿意代表日本,硬是抓出国足入替的桥段,都与“日落高米店”的情节一脉相承。

消费时代的重要特征之一便是廉价的欢乐总是盛行于世。网友们果然毫无悬念地决定将菜市口分配给日本队,而将动物园站挂上了韩国队的招牌,不知是否还有人对国足报站,下一站,公主坟。

如果说对于日本,我们尚有历史的恩怨情仇与现实的利益之争,但这些年来国人对于韩国的暴躁,我实在难以读懂。据说中国人不高兴的原因是韩国人总是来抢我们的好东西,甚至连东北大炕都要抢走。

但这些据说大多已被证明是出自吾国的段子手,或是以讹传讹。比如前些年韩国人为其“江陵端午祭”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媒体断章取义地认为是韩国人要抢夺我们的端午节。且不说这两者本不可混为一谈,国人持之以恒的不高兴除了暴露自身的无知,似乎别无价值;便是今年端午期间,吾国网络段子横飞,其中最流行的莫过于调侃屈原以生命为今日中国换来了一天公众假期,满篇竟无一言及汉文明正朔源头的慨然正气与舍身取义之操守。

犬儒至此,又何需别人来抢?

消费时代的又一重要特征是文化的极度不自信。“MADE IN CHINA”作为“山寨”一词的神翻译大抵体现了这一点。消费时代,便是COPY成为生产方式的时代。康帅傅方便面、全庸的小说,诸如此类小伎俩放过不表,即便绑架国计民生所谓大到不能倒的房地产业也是剽窃与恶俗齐飞,“波将金式的闹剧”盛行于中国大地。相反,当我行走过日韩,眼见那些比较恪守中国型制的建筑,大美无言。不只是建筑之美,即便礼仪,惟有亲身走过,方才懂得“唐宋看日韩,明朝在台湾”非是虚言。

当我们在象山,在横店,每天上演着和尚抗日,尼姑抗日的神剧,以此赞颂伟光正的时候,又怎知“唐宋看日韩,明朝在台湾”的真实含义?又怎记得见贤思齐、威武不能屈才是中华美德,见钱眼开、成王败寇实为靼虏之核心价值。

更落下乘的大概便是恶俗舔菊了。俗话说得好,最怕流氓没文化。

最近,一位自号“悲情诗人”的中国作家协会著名作家刘信达便是时代精神的新杰出代表,据说他的雄文直接推动了全国痰盂的畅销(好奇者请自备度娘)。刘信达,名如其人,信非信,达无达,更缺雅。

这不是一个节操的问题,因为自宋以降,在华夏大地,节操本是奢侈品,非是人人用得,令人伤心的是,曾创造过唐诗宋词之颠峰的汉语言,为何竟会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沦落到以“坟前安屏幕,看奥运,共欢呼,纵做鬼,也幸福”,以及“恳请吾主席,劳逸相与间”便能文而恶则仕的地步?

如果无法风骨,至少要有风雅,如果无法风雅,至少要有格调,如果没有格调,至少要有底线。可惜诚如嘲笑日本队无前锋的中国足球,在“走向新时代”的列车上,连最后的逼格竟也荡然无存。

 

  评论这张
 
阅读(7312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