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2012欧洲杯之第十七夜-----与劳尔同生日的我的崽,祝你生日快乐   

2012-06-28 20:35:45|  分类: 2012欧洲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比利亚德比是乏味的,贯穿两小时比赛时间的来自看台的嘘声即是证明。如果有中国的西班牙球迷非要坚持那些嘘声都来自浅薄的没有教养的葡萄牙人,我也不想反驳,我甚至愿意假装相信昨夜twitter上那些以文字方式“嘘嘘如生”的发言,也全部来自葡萄牙人。至于葡萄牙人为何要用英文发言,请咨询从不在公开场合说英语的著名英文教师罗永浩。

    东方泛白,我忽然意识到必须通过这样一场比赛,我们才能充分认识到段暄的重要性。如果没有累到声音沙哑嘴抽筋亦心怀无限基情的段老师陪伴,我们将如何得渡这样一个漫漫长夜。

    段老师最后时刻送给字母罗的抒情让我无法不想起两年前南非夏天的贺炜。

直到今日,我略借助搜索引擎,便能清晰记忆那段文艺味直冲云霄的感言:

“最后,我们想想吧,此时此刻,在马德里,在瓦伦西亚,在巴塞罗那,在图伊利亚的矿井边,肯定有无数的西班牙球迷为之欢欣鼓舞;而在里斯本,在波尔图,在科英布拉,在马德拉群岛的海滩上,也有无数的葡萄牙球迷为之黯然神伤。不过,让我的内心感到无比欣慰的是,在生命中如此有意义的时间节点,在今天晚上,电视机前的亿万球迷我们能够一起来经历,共同分享一场精彩的比赛。这是我的幸福,也是大家的幸福。”

相比之下,段暄就落了下乘。这是领导冒号和八年前的《南方周末》的区别,这是直播间里短裤与长袍马褂的区别。

 

今天,我也想写一写C罗。

有人揣测葡萄牙队工作人员的配置中应有发型师的位置,因为在丹麦队比赛的下半场,全世界都惊奇地发现C罗分明刚刚换了发型。

从此,在三票和四柱之外,他又多了一个外号叫发胶。

只是,当你关注他的发胶时,不应该忘记他的眼泪。这是一个臭美的男人,也是一个爱哭的男人。成名后的C罗不能脱俗地请人代笔写了自传,书名叫《MOMENTS》。如果回顾C罗成长的旅程,那些落泪的片段,就永远无法绕行。他的泪水,曾与冠军杯、与欧洲杯、与世界杯同在。

但这一夜,纵然在残酷的点球决战中连出场的机会都失去,在摄像师面前,C罗亦一直保持双手叉腰的坚硬姿态;纵然身边是眼泪飞溅的科恩特朗----段暄口中“站在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的男人”。

还记得德国世界杯的八分之一决赛,与荷兰的比赛开始不久,C罗便因勃拉鲁兹的一次犯规受伤下场。在接受队医治疗时,当时21岁的C罗忍了很久,泪水还是流了下来。现在,他是久经风雨的队长,懂得科恩特朗的泪水,是成长的代价。

我不愿意相信这种坚硬的姿态是源于奎罗斯在两年前所说“葡萄牙队踢了一场有尊严的比赛,等我们再回来的时候,我们会变得更强”,或者今日之九零后奥利维拉理解的那样“葡萄牙可以骄傲的离开”。

人生,不总需要励志片,坚强,有时候也并不需要那么多正确的借口,这一夜,C罗平静的外表之下,只藏着一颗父亲的心。

对阵荷兰的比赛,当C罗单刀赴会为葡萄牙扳平比分之后,他对着摄象机大喊,那一刻,很多人以为他在叫梅西,其实他是在叫MINI。MINI是C罗的儿子,那一天,是父亲节,也是MINI两岁的生日。那一刻,一个27岁的男人心里,只有儿子,没有包子。

每个男人,只有在成为父亲之后,方会抛弃浮躁,背负责任。本届欧洲杯上,C罗不再频繁跳水,即使一次次被阿隆索,被拉莫斯放倒,他亦只是立即站起,摆出标志性的圆规身姿,目光向着球门。有人嘲弄他在这场比赛中没有一次射正目标,但我分明看到他有过许多次无私的威胁传球。这一届欧洲杯,他不是华丽的单车少年,是值得信赖的队长。

今夜,两岁的Mini也许并无太大机会见证父亲的悲伤,但作为父亲的C罗,已懂得要在乖仔的视线中演绎坚强。他的悲伤,要留待寂寥更衣室的通道,西班牙人狂欢的角落,当自己面对自己,才会尽情释放。

这世界,有太多人不喜欢作为球星的C罗;但现在,目送着他作为国家队球员的黄金年代正随风而去,我必须对作为人子与人父的克里斯蒂亚诺,怀抱深深的敬意。

C罗的父亲迪尼斯在德国世界杯前去世。如果没有这个喜欢演员里根的业余俱乐部的球衣管理员,C罗就不会有罗纳尔多这个伟大的名字。天人永隔的悲痛,非亲身经历,不能真正读懂。那一日,菲戈将自己搏来的点球让给C罗主罚,只为罚入点球后的C罗双手朝上,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就在C罗在更衣室通道里默默哭泣之时,罚失点球的阿隆索和罚入致胜点球的法布雷加斯并肩走向看台,一把搂过各自的崽。这一夜,父爱的温情弥漫了顿巴斯球场。

西班牙人正向着史无前例的荣耀迈进,但这一夜,我却不合时宜地想起这个国家足球曾经的王子,劳尔·冈萨雷斯,这一夜,是他35岁的生日。功利的西班牙正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但我已永失指环王的优雅。

我知道这样的言语必会再次触犯拜西班牙原教执主义者,但真的,对于足球,我向来只怀一颗父亲的心,我不需要你永远争第一,我只希望你为兴趣而生活,在我心中,我只欣赏你的与众不同。

好吧,这篇文字送给你,与劳尔同生日的我的崽。爸爸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333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