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在有些地方,塑像是靠不住的  

2012-05-31 16:1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秋天,我去美国游历,在经停芝加哥时去了一趟联合中心,不是去膜拜,只是为了很三俗地与乔丹的塑像合影留念。知我行程的黑人的士司机是忠实的公牛球迷,一路兴奋地向我炫耀明年此时,乔丹的老朋友皮蓬的塑像也将伫立在联合中心东门,并以RAP的节奏反复强调皮蓬是个幸运的家伙。现在,我很想告诉他,在遥远的东方,一座和芝加哥一样拥有饶舌司机的城市,只用了24天,马布里政委就已经比皮蓬同志先幸运了起来。

为巨星塑像以资荣耀是NBA的传统和横跨足篮球界的国际惯例,但兹事体大,谋事者一般相当慎重,比如在现代足球的故乡英格兰,于雄伟体育场入口睥睨群雄的殿堂级大哥不过寥寥数人。NBA球队塑像的热情略高,但准入门槛一点不低。即使如凯尔特人这样有超过19名传奇球星的球衣号码退役的历史悠久球队,也只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一人塑了铜像。

稀缺方显价值,这是欧美国家为名人塑像的价值判断;况且,国外球会大多历史漫长,如果凡是有贡献的球星便塑像纪念,众多运动场馆恐怕都要改行为铜人阵,少林寺的和尚或许会为佛粹远扬感觉兴奋,但买票看球的球迷就有点不方便进出,另外,杜莎夫人蜡像馆可能还要发来抗议函。

所以,假设马布里一直留在NBA,塑像一事恐怕提也休提,要知道连大鸟伯德和拉塞尔这样的超级大家伙也只能靠照片而非塑像为人朝拜。但幸运的是,马政委有幸生活在中国。在中国,以及与中国有近似政治文化伦理的地方,如前苏北韩伊拉克,规模化塑像实则是一种政治传统。这一点,与西方不同;与他们不同的还有在西方社会,塑像不多但能历经风雨沧桑社会变革,但在有些地方,塑像虽铺天盖地,却容易因人废事,树得容易,推倒更方便,一切只在庙堂变色一念间。所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能够经历时间的塑像是偶像,在历史中慢慢沉淀为传奇;不能够承受风雨的塑像其实不过是遗像,在日历换过之后迅速沦为废墟。

如此定论,可能会伤害到北京球迷的感情,但去过沈阳的朋友更有发言权。今天的五棵松新只塑了一尊铜像,当年五里河则有一群。那一年,中国队神乎奇迹地拿到了世界杯正赛的门票,米卢和他的球员一举成为国家英雄,风头远甚今日为北京篮球做出“卓越贡献”的马布里,铜像加身倒也不算僭越,可惜在“活在当下”的哲学中,铜器并不比新闻耐久,结果,仅仅四年后,耗资数百万的雕塑不敌地产大潮的涤荡,千秋万代瞬间过眼云眼,铜人成废铁。

    马布里的右胸胸口纹了一句英文“Two Souls,One Body”,两个灵魂,一个躯体。现在,这句话可能要改一改,应该是两个躯体,一个灵魂。不过我真的担心,他的铜人身,未必比真身更加耐久。“When I cross, it's over”是一直喜欢在街球的舞台上展示自己魅力的马布里的名言,被收录到《NBA脚踝终结者》一书中,为中国很多街球爱好者奉为经典。但据说越来越热爱中国的马政委可能还要很久才会真正懂得一句中国人的经典名言:人走茶凉。这句话,我翻译成When you leave, it’s over.

  评论这张
 
阅读(783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