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外国人读不懂舌尖上的中国  

2012-05-30 18:5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国人读不懂舌尖上的中国 - 李桐 - 李桐@江湖
 

 前天,长期从事亚洲新闻报道的BBC记者John Sudworth写了一篇题目叫《为何中国足球俱乐部想要顶尖人才》的文章(原文在这里),称中国足球俱乐部在国际转会市场上不断的大手笔只是为了讨身为足球迷的未来领导人的欢心,搞得我们真的生活在大宋宣和年间一样。

我国内政又被粗暴干涉了,急求《北京日报》雄文慰籍。不过由于今年敢动中国的人特别多,加上正忙着接受《时代周报》道歉,《北京日报》估计暂时未必得闲;话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兄弟斗胆越位一回,谈一谈John Sudworth先生的Too young,Too naive。

    英国人引用央视体育评论员托尼·邵的话来阐述观点,据这个不知何方神圣的托尼·邵讲“中国的未来领导人是球迷,这些商人都很精明,若能与政府高层建立特殊联系,肯定会获得商业优势”。

这种逻辑有一定历史依据,楚王好细腰嘛。泱泱中华,古往今来都不缺乏从龙者。当年太祖好跳舞,举国文工团;仁宗喜丝竹,长安街上大剧院。既然储君乐足球,自有人安排得妥妥贴贴。想当日星哥走私的生意做大做强,却也要在红楼之外再养一支远华队,如果非要说他一腔赤诚只为中国足球,我不如去相信他以身试法只为降低全国油价。

早淡出中国足球江湖的王健林去年忽然十七页方案上达天听,随后重金襄助,也不能不让人联想以足球为投名状,显更改码头之决心。

但如果以次类推,以为所有人都在以足球向东宫邀宠,则有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嫌疑。

中国足球的大手笔,其实是中国超强购买力的延伸。传说暴发户最惧锦衣夜行,山西煤老板投资电影捧红二奶早成常态,何况一夜之间反赌扫黑富起来的群众们喜闻乐见的中国足球。

当然,我们绝不能简单地因中国球队以数倍价格购进一线边缘球星就认定中国足球从业人员丧权辱国,因为相比中国人将铁矿石买成天外飞仙一般的价格,几桩球员的小买卖实在不值一提。前日,在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湛江700亿的钢铁项目获批,据说市委书记激动地连连亲吻发改委的批文,但因中国人的加入完成扭亏为盈并一举成为澳大利亚最赚钱公司的必和必拓的股东们可能连亲吻发改委领导脚趾的心都有了。

John Sudworth在文中特别提到恒大和申花,这就更不靠谱了。恒大是何人家业?二师兄岂有向小师弟献媚的必要?虽说小师弟即将接任掌门,但十年元老,盘根错节,怎会担心人走茶凉?所以,即便是献礼工程,恒大也是一片冰心只向党中央。至于以带给我们无穷欢乐的朱骏为论据更是败笔,豪门庆生,祝寿的人群即使排满整个外滩,关吊丝甚事。

John Sudworth竟然以许家印亏钱4500万英镑,申花一年的收入不够切尔西一周的预算,以证明中国人实则在炫耀。对此,我首先建议他去查一下阿布拉西莫维奇先生入主斯坦福桥之后的投资与回报。然后我会严正地指出这种只把足球当生意的事只有每一个毛孔都发流着商业的汗的英国人才干得出来;长在红旗下的人,尤其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都懂得血管里要流淌道德的血。

何谓道德的血?答案藏在浩若烟海的红歌曲到红色公主要为国民建立道德档案的呼吁里:天恩浩荡,惟感恩才道德。用当代流行话语阐释即“我们玩政治,你们讲政治”。既然讲政治,就不能谈生意。以恒大为例,几个亿投入,如果能换回亚洲冠军奖杯一座,将是何等喜庆之祥瑞。祥瑞是无价的。

最近,道德的血实有蔓延之势。西南财经大学发布《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城市家庭资产平均247万元,自有住房拥有率为89.68%”。纵有无数自觉给国家严重拖了后腿的草民呼号“被平均”,但西南财经大学坚定地宣布调查数据准确。但如果将这一报告看做是中国学术机构向十八大献礼,就很容易理解了。当年长颈鹿都可被当作麒麟进贡,如今以严谨的除法证明和谐社会大国崛起,更在情理之中。

如果祥瑞不够,就要动用发改委了。据说这个极有影响力的政府规划部门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加班加点。今年前四月,他们一共批准了868个新项目,较2011年同期高出一倍以上。4月份,在经济增长之忧因国内外大环境变得突出时,发改委紧急批准了254个项目,较上年同期高出两倍以上。今天,湖南省提出了要在十二五期间内完成4.2万亿的投资,万事开头难,有湘军作前锋,全国山河很快又要一片红。我谨慎地估计,发改委的公务员已经快不够用了。

记得零八年的时候,四万亿大水放出去,次年政府工作报告立刻骄傲宣布我们是全世界第一个走出经济危机的国家,社会主义就是好。但两年后,二师兄身价连翻数倍,蔬菜更是涨得风月无边,家庭资产平均247万元的我们连面有菜色亦不可得。市场经济自有规律,即便前面加上了社会主义的前缀。

还是这位BBC记者John Sudworth,他曾在首尔做过一个实验,他选取了两个家庭体验一星期没有互联网的生活,结果证明现代人的网络倚赖症有多严重。单纯的刺激政策多是饮鸩止渴,这个道理你懂我懂他们更懂,但有些事情,一旦开启,在崩溃之前,便再无停止之理。

据说失恋的女人可以靠购物来平复悲伤,据说失败的国家总喜欢靠投资来录得增长。不过,由于我们身处十年一次的掌门更替的大日子,当政者显然认为“造成一点失衡总好于经济大幅放缓”。庙堂上豢养的智囊无数,却总让政策踏入同样的河流。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下一句是事定犹须待阖棺,送给他们。

John Sudworth充其量只读懂了舌尖上的中国,下面水深似海,冷暖唯有幸生在中国的你我自知。刚刚发生在深圳的一八码惨剧,人民警察同志们,我愿意相信你们的公信力,但可否请许先生出来走两步?此时此刻,一种比对待中国足球更强烈的无力感盘绕在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144497)|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