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焦虑的乌合之众  

2011-10-31 00: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焦虑的乌合之众 - 李桐 - 李桐@江湖

 

昨天,网易的编辑和我交流今年的中超,我们一致同意北京球迷才是今年中超最大的亮点,而新鲜出炉的京城万人球迷砸车事件果然让今年的中超彻底亮了。但悲剧的是,今晚当我开始试图再次打开新闻链接时,系统非常友好地提示我“对不起!您所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者已删除”,我试图通过搜索引擎扩大寻找范围,竟依然一无所得。我不得不感慨和谐社会自我净化的能力是如此强大。

由于事件已被毁尸灭迹,为帮助各位读者有直观印象,我暂且简单还原我最初得到的信息。

事件的背景是中超联赛收官,北京国安主场2比3输给了陕西,比赛结束后,京城球迷砸了一辆牌号为京G79055的奥迪车,现场据说有万人聚集;根据部分在场的球迷单方面的说法,事件的起源是车主撞了一位女球迷,而且态度嚣张,又是骂人又是树中指,从而引发众怒,而在众怒的过程中,大家意外发现这居然是一辆足协的车,所以就集体上了手。

但我对网络上部分球迷的说法持保留态度。足协作为最弱势的机构,是否真的敢于如此霸气外露且不说;根据常识,在如此宏大的场面下,真正能直接上手砸车的也就几十人,而看到车主撞人且态度嚣张的目击证人,我想也绝对不会超过百人,所谓万人砸车,不如说是万人起哄。网络上的指控者,我相信大多和我一样,对于事件的真实起源,也是道听途说。

但由于另一方当事人悄无声息,甚至连足协“此司机跟足协无关”或者“此人只是足协的一名临时工”之类的说辞也没有。退一步说,即使司机的确挑衅在先,但一场普通的联赛却总是能引发暴力冲突,还是很令人寻味。

我接触过很多北京人,有我喜欢的,也有我不喜欢的,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胆小,在这一点上,北京人与被他们歧视的上海人,倒是很有共同语言。相比民风飙悍的楚地和潮汕人,传统的北京人大多都是嘴上的英雄,现实中的犬儒,他们迷恋自己刻薄的口才和处世的圆滑,通常满足于占得口头便宜,而绝不轻易涉险去直面对方的拳头。

但北京球迷在砸车时却一举颠覆了他们的传统气质。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个在打砸汽车方面有着悠久传统的群体,从遥远的519开始,他们就以砸车闻名全国。04年中国队亚洲杯决赛踢不过日本,他们砸车;09年国安夺冠夜,京城球迷也砸天津车,在更早的08年,他们还是要砸到客场看球的天津球迷车。

个体在群体中截然不同的表现之根源,我建议大家可以去古斯塔夫.勒庞的名著《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里去寻求答案。

北京球迷也无须因我对他们行为的阐释感到生气,因为这种乌合之众的行为,其实不只是在北京,而是一样蔓延于整个中超。比北京人更崇尚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江南人,去年也赶在国殇日的前夜,因足球之名而互殴。

这种乌合之众的行为与地域无关,与球迷无关,而是人类的共性,当人群聚集,一种降低他们智力水平的机制就会发生作用。只不过足球场是我国目前唯一一处可以允许数万人合法定期聚集的场所,加上足协是中国最弱势的政府组织,所以足球才得以成为乌合之众的主要表演场所。

但实际上,乌合之众的狂欢远不只是足球场体现。在这块土地上,包括临沂和湖州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地方,在权力的末端,依靠流氓来维持秩序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化;同样,在越来越多的时机,在诉求无法得到回应之后,受害者以暴民的方式来作为宣泄的形式,也越来越普遍化。在Dongshigu ,那些对所有来访游客动粗的险恶打手们,在自己的村庄,或者去到陌生的城市,他们大多也是腼腆本分的农家子弟;但因组织之名,他们人性的恶便被最大程度地激发了出来。同样,在增城,在湖州,那些为自己的权益抗争的人群,本是现实生活中的懦弱良民,但乌合之众的情绪被点燃后,也总是由暴力占据了最大的话语权。

乌合之众的另一块狂欢阵地在网络上。这些年来,我感觉惟有色情论坛才是真正和谐的,跟贴者普遍的回复都是感谢楼主。而在其他领域,无论你是讨论国家大事,还是今天上街打了一瓶酱油,最终都能被参与者演绎到地域攻击和辱骂的老套路径之上。有趣的是,这种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的声音往往并不受到严厉控制(一般来说,网站会提示请大家讲究文明,谢绝地域攻击,但我觉得这完全没有超越烟盒上印刷吸烟有害健康的逻辑),这不得不让我揣测这是五毛党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以地域矛盾掩盖阶层矛盾。

越来越轻易被点燃的暴力,让我觉得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正有一种不安的焦虑在蔓延。一个只有屁民和暴民,没有公民的时代,焦虑是必然的情绪。焦虑来自安全感的缺失,和对未来的不确定。

越恐惧的狗越喜欢撕咬,越缺乏安全感的人,越喜欢以暴力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但古今中外,暴力除了制造更大的暴力之外,从来都不是有效的建设途径。

好吧,我知道有些事不能说的太细,那就以约翰.肯尼迪在那篇著名的演讲《今天,我是一个柏林人》中的语句结尾吧:自由不可分割,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均不得真正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105184)| 评论(2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