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河床的降级与阿根廷足球的悲剧  

2011-06-28 00:2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阅读过的所有小说里,《百年孤独》拥有最漂亮的开头。马尔克斯这样写道:“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马孔多是一个二十户人家的村落,泥巴和芦苇盖成的屋子沿河岸排开。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床里的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

阿根廷足球的光荣历史,正在成为干涸河床里的巨蛋,在历史的风尘中,早已失去了生命的价值。

每五个阿根廷人里面,就有一个是河床的球迷。但过去的一周,河床更是几乎所有阿根廷人的主题词。据《Ole》报调查,八成五的球迷最关心河床能否保级,只有一成半的球迷更关心正在备战美洲杯的国家队。

河床与博卡,它们既是号称世界上最激烈国家德比的对手,又是支撑阿根廷足球的两极。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博卡培养了马拉多纳,而河床为阿根廷足球奉献璀璨的星空。

从遥远的迪?斯蒂法诺、恩里科?西沃里,到为阿根廷足球奠定基业的马里奥?肯佩斯和帕萨雷拉,从协助马拉多纳创造完美墨西哥之夏的鲁杰里、卡尼吉亚,到伴随中国阿迷成长的巴蒂斯图塔、奥特加、克雷斯波、阿亚拉、坎比亚索、萨维奥拉、艾马尔,河床俱乐部批量呈现一代代巨星,维系阿根廷足球的灵魂。当然,不可绕过的还有齐达内的偶像,乌拉圭人恩佐?弗朗西斯科利。

但史上璀璨的文明,终究无法点亮河床黑暗的前路。这家阿根廷拥有冠军奖杯最多的球会,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命运的审判,在两回合的附加赛中1比3不敌乙级球队贝尔格拉诺,在俱乐部110年的漫长历史中,第一次从顶级联赛滑入乙级。

十年前,河床还被国际足联评选为南美最佳足球俱乐部,2008年亦曾由西蒙尼率领重获阿根廷甲级联赛冠军。但球队竟在短短三年后滑入深渊,的确令人深思。

表面上看,与所有陨落的豪门一样,经营不善,债台高筑,人才流失,是河床迅速滑坡的重要原因。在西蒙尼为河床再夺联赛冠军的2008年,河床阵容鼎盛,既有奥尔特加、博纳诺特、帕拉西奥等本土球星,还有智利球员桑切斯、乌拉圭球员阿布鲁、哥伦比亚球员加西亚等南美一流好手,但由于俱乐部缺钱,短短三年多时间,当年的冠军阵容早已分崩离析,一批有潜质的年轻球员也被套现还债。

但河床毕竟是阿根廷,甚至南美最正规的足球俱乐部,建筑规模雄冠阿根廷,硬件设施远超包括博卡在内的任何对手,同时,河床拥有南美地区最完备的梯队体系,是唯一从九岁起就开始培养小球员的球会(其它球队的梯队都从13岁起招收学员)。

所以,即使手上再无牌可打,在今年秋季联赛最后几轮比赛中赢下两三场比赛也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如此,河床就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至于沦落到要去打附加赛的地步,但悲剧的是,最后几场比赛河床仿佛被诅咒了一样,无一胜局。退一步说,就算是打附加赛,以实力论,河床也断不至于输给所有球员身价加起来也不如河床一名球员的乙级球队贝尔格拉诺,但河床还是输了。

河床的衰落一定还有制度上的深层原因。

阿根廷媒体认为河床衰落至此,两任主席脱不了干系。两任主席是帕萨雷拉和前任阿吉拉,阿吉拉是足球外行,在选定主教练人选时屡屡出错,河床陷入危机几年也拿不出整治措施,直至任职期满走人。帕萨雷拉懂球也懂管理,但悲剧的是,这个河床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更像是博卡派来的内奸。自他上任以来,对河床的破坏却更严重,五个赛季颗粒无收,大部分主力外流。

然而,我以为与博卡不同,河床俱乐部的重要事务决策权在董事会,主席其实是弱势领导。所以,简单地将责任全部归结于主席是不客观的。管理出了问题,跟多的其实是在广场政治氛围中,民主选举出的领导层情绪化施政的后果。

但不管如何,对阿根廷足球和这个已在经济衰退循环中挣扎了近三十年的南半球国家来说,过去六届世界杯上的失败加总,都抵不过河床队降级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因为,这是信仰的崩塌。

没有信仰,暴力便会填补悲伤制造的情感真空。所以,球迷骚乱是无法避免的,如今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据说连公共厕所都充斥着危险。

但暴力从来就不是救赎之路。河床之陨落,本就是暴力文化之后果。

一如伦敦的切尔西,曼彻斯特的曼联,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富人花园住宅区的河床,也是中产阶级球迷喜欢的球队,曾被称为百万富翁队,球队的文化一直温和。但最近几年里,阿根廷的球迷暴力文化日盛,也传染到河床的球迷文化,导致球队心态显得相当浮躁。在与贝尔格拉诺队的关键保级战前,河床队球迷先是围攻对手下榻饭店,投掷烟雾弹恐吓。比赛中,河床球员一旦进入对方禁区就开始表演假摔。

球踢到这个地步,其实早已不是实力问题,而是信心决心和进取心的问题了,而这个问题,从当初帕萨雷拉高压处置球霸加拉多就已埋下伏笔。心浮气躁的不仅是球迷,自从西蒙尼在夺冠之后的赛季因成绩不佳被解雇,河床队又先后换了五任主教练。急功近利至此,球队如何能做到人心不散?

河床是这个夏天,阿根廷足球最大的悲剧章节。但阿根廷足球的疮口又岂是一个河床?河床伟大的对手,每四个阿根廷人里就有一个死忠的博卡青年,除了没有降级之外,这些年的衰落速度丝毫不亚于河床。

去年德比之战后,疯子帕勒莫曾感叹:“两年的衰落让博卡脸面全无”。这是一个37岁老人在与36岁的对手(奥尔特加)又一次较量后的感慨。那一天,在他们的身边,分别站着32岁的里克尔梅和37岁的阿尔梅达。

博卡青年,不经意间就这样成长为博卡老年,连同他们一样老迈的对手,让激荡整个南美大陆的德比之战演化为元老杯。

所以,即使河床不降级,这几年的所谓德比早已不复当年气质,更多的只是依靠传统与情感的传承。当然,河床与博卡的沦落并不代表有新王者取代旧势力。实际上,阿根廷足球早已进入战国时代,八个赛季八个冠军,城头王旗摇动,各领风骚三五天。冠军更迭迅速,却不是整体实力接近你来我往的良性竞争,而是群龙无首,纷纷偷机得道的侥幸。

博卡与河床的衰落,更体现在青训系统的退化上。作为阿根廷足球的支柱,这两大豪门曾各有一位著名的青年球员培养大师。格里法自1996年至2004年担任博卡青少年队总教练,他培训出的球员有巴蒂斯图塔、特维斯、萨穆埃尔、海因策、布尔迪索、加戈、巴内加、巴尔博。河床青训队总监是巴西人德勒姆,1980年起承担发现和培养小球员的工作,先后培养了奥尔特加、加拉多、克雷斯波、伊瓜因、马斯切拉诺、萨维奥拉、艾马尔,但2001年被阿吉拉无故解职。他们的离去,标志着阿根廷足球在青少年层面上的垄断地位彻底丧失。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最近在U17世界杯上,阿根廷被日本队3比1重创,这里有日本足球一日千里进步神速的因素,但另一层面上,也是阿根廷青少年足球滑坡的结果。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阿根廷足球诞生过几批所谓白金一代的球员,尽管大多没有摆脱伤仲永的结果,但至少曾给这个国家的足球带来无限希望。但现在的阿根廷,除了梅西(还是拉玛西亚出品),还有哪一个堪称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顶级球员?那些23岁以下的青少年球员,又有谁能让人看出具备成长为世界顶级球员的潜质?

现在,阿根廷国家队正在备战美洲杯。对1993年之后再也没有得到这一荣誉的阿根廷人来说,这次本土出战是志在必得,所以精英尽出,但看看刚刚出炉的名单,我不得不说这是史上最弱的一支阿根廷国家队。

这样的国家队,混混嘉年华一样的美洲杯,倒也无伤大雅,但混乱的联赛,半崩溃的青训,以及一代不如一代的球员,让我对三年后年的巴西世界杯之旅无法保持起码的乐观。

当然,我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阿根廷足球。这个国家的足球,一如这个国家的历史,这个大地的历史,仿佛只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咒语跟预言。

 

  

  评论这张
 
阅读(6341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