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有很多加里,但我们只有一个斯皮德  

2011-11-30 02:0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很多加里,但我们只有一个斯皮德 - 李桐 - 李桐@江湖
 
 

2011年11月27日,加里.斯皮德在英格兰柴郡亨廷顿的家中自缢身亡,让生命永远停留在四十二岁又八十天。他的职业生涯如此漫长,但人生却如此短暂。他亲手提拔的威尔士队长拉姆塞说“这是令人伤感的一天,我们失去了一个伟大的朋友”。是的,悲伤现在是整个英国的情绪,贝拉米因悲痛过度无法作赛,吉文在赛场上落泪;在自由球场,威尔士球队斯旺西的主场,球迷高唱“只有一个斯皮德”,同样的歌声也在诺丁汉森林与利兹联的联赛杯比赛第11分钟响起。悲伤在英伦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从埃兰路到布拉莫巷,从古迪逊公园到圣詹姆斯球场,所有的鲜花只因一个逝去的威尔士人而滋长。

得知加里.斯皮德的死讯是在星期天的晚上,我刚刚踢完一场球。年轻的队友察觉到我的异样,我说我有一个老朋友刚刚在家里自缢,他叫加里.斯皮德。他们哄堂大笑。我无言以对,没有共同的记忆,你们读不懂我满心的凄凉。每个成年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江湖已远,劫波渡尽,兄弟不在,实为人生之大悲情。

斯皮德让我想起一九九九年的八月。那一个仲夏,我大学毕业,初涉岭南,在一个个寂寞无法排遣的周末夜,有英超陪我度过。时间久远,我已记不清具体的日子,但我不会忘记生平看的第一场英超直播就是纽卡斯尔迎战维拉;直到今日,我还清晰记得那一场比赛中阿兰希勒被罚下,纽卡斯尔主场输球。但这并不妨碍我在遥远的世纪之交,除了曼联与阿森纳的双雄争斗,最喜悦的还是埃兰路球场里奥莱利统御之白衣飘飘的少年,以及圣詹姆斯公园里阿兰希勒和斯皮德领衔的硬汉。一定程度上说,当年的利兹联和纽卡斯尔改变了我的足球价值观,从此不喜奇技淫巧,转而崇尚蕴涵速度与力量的青春风暴。

时光流转,我们进入了一个强者恒强,赢家通吃的时代。但令人欣慰的是纵然整个世界都在为所谓的豪门盛宴流下口水,也总有一些人会坚持自我的审美。在我看来,皇马与巴萨正在比拼的杀戮毫无美感可言,因为背景是整个西甲的沦丧。上赛季,巴萨与皇马领先联赛第三瓦伦西亚二十多分收官,但这种优势是病态的,因为支撑它的是让大佬先吃的电视转播及奖金分配政策。

无跌荡之人生不值得体验,无对抗与悬念之足球更谈不上荣耀。现实越是无趣,历史就越值得珍惜。

对于许多年轻的球迷来说,和斯皮德一样,罗伯特和索拉诺,还有当时正年轻的代尔和吉文,都是一些陌生的名字,但当时当日,他们和贝拉米,以及伟大的阿兰希勒一起,创造过无数经典战例,尤其每逢曼联,总有荡气回肠。如果不是后防积弱,当年英超未必只有曼联与阿森纳两家主角。

斯皮德和他的同袍最伟大的传奇书写在02-03赛季的欧冠,纽卡斯尔在小组赛前三场连负基辅迪纳摩、费耶诺德和尤文图斯,记得希勒在与基辅迪纳摩的比赛中被撞伤头部,当时英国媒体嘲笑纽卡斯尔与希勒的头一样疼;但在斯皮德和阿兰希勒的率领下,老罗布森的喜鹊军团后面连胜三场,成功翻盘,其中主场迎战基辅迪纳摩,在球队落后晋级希望几乎破灭时,斯皮德及时地用一个进球扭转了乾坤。

在2012年欧洲杯预选赛中,斯皮德教练重复着球员斯皮德当年的故事,他率领的威尔士以连负黑山、保加利亚、瑞士和英格兰的四连败开篇,以主场击败黑山、小负英格兰、击败瑞士和保加利亚,完美复仇结尾。

斯皮德身后,从布拉特到卡梅伦,均特别致电悼念,国际足联总部的威尔士旗降半旗志哀。他从未参加过世界杯,也从未效力过豪门,许多中国球迷疑惑他何以哀荣至此?我想,斯皮德所以被他的朋友和球迷怀念,被二十五年来的几代球员与教练怀念,以及被整个英国怀念,是因为他在一个偶像的时代,诠释了一个球员的价值。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连劳尔都偷嘴,吉格斯都偷情的圈子,但加里-斯皮德却如此纯粹,毫无瑕疵。

作为当初威尔金森创造新传奇计划中最耀眼的产品,斯皮德的传奇不仅仅在于他是英超历史上第一位五百场先生,以及一个在球场上永不停止奔跑,可以胜任任何位置,可以以任何方式进球的全能球员;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作为球员重写利兹辉煌,还是后来作为教练制造威尔士奇迹(在他的治下,威尔士的国际足联排名在三个月内从117位飙升至第45位),他展示出无以伦比的才华和精神力量。

“斯皮德是一个能给队友和球迷带来奇迹和希望的人”,但这个能给别人带来奇迹和希望,性格强悍,为人谦和的人,最终却选择了亲手终结自己的生命。

斯皮德的死亡方式让我想起另一个英国人,我曾最喜欢的乐队“JOY DIVISION”的主唱IAN CURTIS,三十一年前的5月18日,这个面目苍白的青年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IAN CURTIS是是内心脆弱敏感的文艺青年,长期患有癫痫病的他选择死亡,以极端的方式拒绝岁月将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我以为这不是逃避,而是一种献祭,以生命为代价,留住心中的那些美好。但身体健康,事业成功,感情和满的斯皮德选择同样的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留下这世界光怪陆离,除了令人感慨生命其实真的很脆弱,也许只能如另一位加里,加里·内维尔所言“我们常说足球高于一切,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

 

有很多加里,但我们只有一个斯皮德 - 李桐 - 李桐@江湖

 

  评论这张
 
阅读(1738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