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看球日记之第八夜:球场上的布莱德利效应  

2010-06-19 01:41:31|  分类: 2010世界杯南非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球日记之第八夜:球场上的布莱德利效应

文/李桐

普天同庆,十三亿人可以合唱同一首歌,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好同一件事。比如在落后情况下撤后卫换前锋,向死而生这件事,就不是可以随便仿效。捷克老帅布吕克纳在欧洲杯上做到了,贝尼特斯在欧冠决赛中做到了,今夜的布莱德利又在世界杯上做到了,但博斯克的优雅西班牙就搞砸了。这里有个气质问题,刺刀见红的搏命是硬汉的专利,优雅的小白脸们不服不行。

在感谢国家之前,鲍勃·布莱德利首先要感谢的是他的儿子迈克尔,没有迈克尔,斯洛文尼亚的总理帕霍尔今夜就要兑现诺言,为他的队员们擦鞋,而美国队就要和前几天的朝鲜同命运共呼吸。

说到布莱德利,其实美国政治学里有个著名的布莱德利效应,讲的是部分白人在接受民意调查时基于政治正确立场,不愿承认自己的种族歧视,宣称自己会支持黑人候选人,但真正投票时却投给白人。一笔写不出两个布莱德利,我就借用政治学中的布莱德利效应定义世界杯上带着儿子出征并取得良好结果的现象。

在世界杯历史上,父子同出征的壮举不不罕见,最著名的当属02年世界杯上的马尔蒂尼父子,但那是一次失败的布莱德利效应,老塞萨尔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保罗被安贞焕强暴。

以名气论,最成功的布莱德利效应发生在昨晚,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圭罗将他成功拖出韩国人的泥潭,抵达幸福的彼岸。荷兰主帅马尔维克也有一个著名的女婿范博梅尔,这对翁婿的感情相当海枯石烂,别人是父亲(岳父)上任之前,一直被球队拒绝,此人是在岳父上任前,一直拒绝国家队。赛前,我坚定地预测荷兰与阿根廷是最可能的冠军候选者,现在想来,我可能在冥冥中受到了布莱德利效应的启示。

关于布莱德利效应,最有传统的还是塞尔维亚人,四年前的德国,他们的国家还叫塞黑,那时的主教练佩特科维奇顶住压力,将自己籍籍无名的儿子杜尚招入阵中,最终杜尚因承受不住外界的巨大压力而黯然离队,创造了塞黑只有22人参加世界杯的奇迹。南非世界杯前,塞黑变成了塞尔维亚,但这个国家的教练还是够黑,安蒂奇也准备带上他的儿子杜尚到南非(好多杜尚啊),但由于这位杜尚安公子是吃球员经纪人饭的,难免有裙带传闻,于是同样遭到舆论攻击,安蒂奇只能割爱。

没有布莱德利效应,作为前南斯拉夫足球嫡系传人的塞尔维亚在世界杯上真的“不能得利”。德国世界杯上,他们在与阿根廷的交手中成全了对手的奇迹,南非世界杯第一场,他们输给了加纳。伟大的南斯拉夫足球,伟大的欧洲巴西队,出产三个火枪手之地,竟有这样不肖的子孙。

幸运的是,在与德国队的比赛中,安蒂奇终于找到了他的布莱德利效应。儿子虽然没来,但一个安蒂奇在马德里执教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叫马里恩科的孙子掌控了一切,这个著名的皇马第十二人连续打出九张黄色小牌,毁掉了比赛,将德国人逼到了墙角,拯救了安蒂奇大爷。

“南美亚马逊的一只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在遥远的北美引发一场风暴。”这是著名的蝴蝶效应,也许,等小组赛全部结束之后,我们才能真正发现原来今天发生的两次布莱德利效应已彻底改变了南非世界杯的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26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