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国际足联道歉比禁赛亨利重要   

2010-03-17 13:5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背景:在拒绝爱尔兰足总要求重赛的请求后,近日,国际足联传出消息,其纪律委员会将在未来两周内讨论处罚亨利。国际足联发言人称,“纪律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他们将决定此事。根据比赛的录像证据,球员极有可能因为不君子的欺骗行为遭遇禁赛处罚。”先例是劳尔在欧冠赛事用手打入一球被欧足联停赛。在重赛逐渐变得不可能后,处罚亨利似乎成为国际足联安抚爱尔兰队及其支持者的一个补偿。

网易体育专栏作家李桐

除了恩克,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亨利是足球世界中最悲伤的名字。从完美的“世界体育大使”到“堕落的法兰西偶像”(《泰晤士报》语),原来只要短短的一周,只手翻转之间,天使便成小偷,从此,一切尽不在掌握。

我一直很沉默,因为我觉得山寨版“上帝之手”本身并无争辩价值,如果仅以这个手球便将亨利认作足球史上最大的恶人,那是对亨利不公;如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将成王败寇、笑贫不笑娼当成足球运动的行规,那则是对我们自己不公。

在最初的情绪渐渐冷却后,如今同情爱尔兰人的声音占了上风,这令人欣慰,因为即使在一切都可标价出售的今天,我们多少还保存了最起码的廉耻。国际足联教导我们应该尊重游戏规则(裁判场上的判决是终极判决),但在游戏规则之上,还有对于公平的更高追求。法国去南非的机票可以保留,所以亨利应接受惩罚,这似乎是唯一的,也似乎是最接近公平的解决方式。

但如果此禁赛处罚成为惯例,纵容的不过是国际足联本身的警察心态,而非其之于足球的建设者意义。坏的制度导致坏的人,与其警钟长鸣,不如修好纲本。

亨利的行为自然不道德,但对这个并不完美的制度加以利用,也不是他首创。我们都知道那个被演绎成“世纪传说”的上帝之手,一直被吹成马拉多纳的神迹、足球的魅力,却不知道这种吹捧本身就是对后来人的鼓励。在法国世界杯上,西蒙尼与范德萨分别以过于夸张的反应成功骗得裁判将贝克汉姆和奥特加罚下;此后的德国世界杯,意大利的马特拉齐和葡萄牙小生C罗纳尔多又将其演绎到极致;而相比2002年里瓦尔多在与土耳其比赛中的过分表演,如今的亨利简直纯洁得像个处男,里瓦尔多带着狡邪的微笑目送哈坎·云萨尔远去,而亨利则被放上了道义的祭坛;千万不要拿爱尔兰输掉的比赛更关键作为批评的砝码,齐达内的世界杯决赛更关键。

亨利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而他之所以获得如此关注、如此争论、引发史无前例的媒体与球迷互动的盛大集体狂欢,可能和我们喜欢热闹有关。亨利伤害的不只是公平,而是寂寞。在这个话题的时代,我们想看看对这样一个堂而皇之的手球,爱尔兰足总怎么办,法国队怎么办,亨利怎么办,乃至国际足联怎么办?

这场由蝴蝶翅膀扇起的风暴大得让亨利自己都有些吃惊。他在用手接住球时,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世界各地都建起了法庭,对他进行一场又一场的缺席审判。

关于亨利,我们对他的最初印象停留在1998年的夏天,在与意大利的点球决战中,当时还一脸稚气的他躲在布兰科高大的身影背后,双手遮住眼睛。十多年来,这个加勒比移民的孩子很快走出了布兰科一代们的光环,成长为国际巨星,成为法国运动员中的首富,在代言品牌获取经济收益的同时,私生活颇为健康的他也是慈善与公益事业的积极参与者。坏孩子变好孩子的故事可用于励志,好孩子堕落的新闻才更有花边价值。所以,在当初的艳照门中,阿娇成了最被攻击的女主角,相比惯犯西蒙尼和里瓦尔多,因为体现了“真正的体育价值观”而获得吉列广告代言的亨利,自然更容易引发愤怒。

抛开真实的人格不谈,球场上的亨利其实从不是翩翩君子,成名后的他也更不是那个躲在布兰科身后的羞涩孩子。他不是卡卡,也不是西,如果将他比作2006之前的C罗或许有点刻薄,但在投机取巧、擅用规则这一点上,他养成了和因扎吉一样的习惯,而他性格中的两面性,不输齐达内。在名声最盛的阿森纳时代,亨利和他的法国同胞皮雷就是合理利用规则的高手,在快速开任意球及消极比赛这两点上,他的表现与他的球技一样出色。

他屡次证明了自己的小聪明,这一次却栽了。

而在事情突发后,亨利背后团队拙劣的危机公关能力也是事件一再推波助澜的原因,承认是手球,却不承认是欺骗,说支持重赛,但连他们自己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这些远比保持沉默更加让人无法接受,因为在挑衅了民众的道德底线之后,他们进一步侮辱了大家的智商。亨利不是毁在自己的嘴上,而是毁在背后团队的连夜开会上。

亨利得到了与马拉多纳相反的结果。就像头一个孩子偷桃子被表扬了,跟着去偷的进了班房。这种事情说明的只是舆论的乖戾和国际足联一贯黏黏糊糊的官僚作风。对待国际足联这种死要权威活受罪的单位,与亨利一样因为被认为体现了“真正的体育价值观”的网球天王费德勒说得很到位,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还出现这样的误判让人吃惊,“也许足球比赛的制度应当适当进行改变”。

与同样历史悠远的网球与橄榄球相比,在与现代科技接轨的路上,足球走得过于步履蹒跚。而在速度与对抗越来越快与强的今日,靠裁判的肉眼维持绝对的公正显然也是不现实的。那么是接受“偷奸耍滑是足球运动的一部分”,继续坚守传统,还是出于对公义的追求,尽量在不牺牲比赛流畅性的前提下引入鹰眼之类的现代科技,就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考虑清楚了,远比像灭蚊子一样灭亨利更有建设意义。

我不知道裁判慢慢跑过去问边裁就是否保证了比赛的流畅性。

马克·博斯曼,一个不入流的比利时球员,颠覆了球员转会的规则,继而打开了俱乐部弱肉强食的潘多拉的盒子,他赢得的诉讼为球员(中国球员除外)争取到了属于自己的权利。但亨利会不会是一个下一个记入史册的球场革命代名词,值得怀疑。

也许将比赛的裁量权部分交给公正却冰冷的电子眼,足球运动的形式将被彻底颠覆,由此构建的乡愁也会遭到破坏,但是有一些人为的不公平将得到极大的改善。事情的改善都是从不公平、不合理开始的,如果国际足联不能够设计出比目前制度更合理更公平的制度,那么他们也应该向为此冤死的爱尔兰队深情鞠上三躬,而不是将亨利推到午门外斩首。

为国家队出线手球,这样的行为光靠禁赛是禁不住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