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全运会是省市局长GDP   

2010-03-17 12:11:02|  分类: 头版头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伏明霞穿过脏裤子,郭晶晶的T恤也惹过麻烦,学过英语且年纪已大的周继红不会犯这种花边错误,但是也少不得走上报章讼案,去年是奥运会奖金门,今年是全运会内定门。两个都不好收场,尤其是在周继红出来说“你是哪个单位的”后,情形似扬汤止沸。

事情最终只能迫体育总局给出解释。肖天副局长指出:“经过调查,此事并不存在。如果在今后的比赛中发现‘金牌内定’的情况,决不姑息,坚决处理,甚至要诉诸法律。”

不过很多人还是存疑,比如马鸣指控是否属实,比如裁判有没有收过红包,比如有关方面是怎样做调查的,等等等等。与之相呼应的是前段时间浙江省体育局前局长陈培德说的话,全运会比中国足球还要黑。

和中国足球联赛一样,在被报道价值上,全运会的花边、场外及黑幕新闻要远远重过竞技本身的新闻。显见的例子是最终夺冠的跳水冠军大家都不记得,但是一个叫周继红的真名和一个叫马鸣的化名却为大家熟知。同样的是女子蹦床,冠军钟杏平乏人问津,第五名何雯娜却为大家传唱,因为何雯娜是奥运冠军吗?不是。因为她的发言被认为是质疑了裁判。

现在跳水出的是内定门,蹦床出的也是内定门,品种略显单一,但是像上届的孙福明假摔事件、孙英杰吃药事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并非不可能发生。很多时候,依靠愿望止住丑陋是不可能的,因为利益固定存在。

请注意,跳水和蹦床的内定新闻并不是哪个记者挖掘出来的,也不是哪个市民举报出来的,它的新闻源恰恰是“利益群体里的内部人”。这样一个本该属于“内部消息”、“内部传阅”、“内参”的消息为全国人民所知晓,或许说明了一点,那个“内部人”已经无法在内部利益分配里获益了。舆论成为他的借助。

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人的良知。但我还是更相信这样一句话: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风波。被质疑的自然不是天使,那些指控的也未必就是义人。

此番,在全运会跳水比赛中拿了金牌的几个队集体沉默。放炮的马鸣来自一金未得的湖南,一再咬死“与湖南体育局,湖南跳水队无关”,就值得怀疑,世上真的有那么多巧合么?而一脸不屑地说出“打分项目嘛”的何雯娜是否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北京主场,她就一定能在去年奥运会上拿下这一打分项目的金牌么?

有人会问,这又不是奥运会,这又不是世锦赛,这不过是档次很低一全运会,参赛运动员、教练员、官员如此撕破脸皮,互相攻击,犯得着吗?兄弟,这就是我要写这篇专栏的目的,我想告诉你全运会是个什么会。

从观众意义理解,全运会是为奥运锻炼梯队而举办的运动会,竞技性偏弱,观赏性不强。但是这个收视率注定不高的运动会却往往祭出让我们瞠目结舌的重金和名将,你在黄金大奖赛看不到伤愈复出的刘翔,却在全运会上能看到,你在北京奥运会后看不到几个退役的,却能在全运会后能看到一批。据说有人花500万保一块金牌,据说有的省奖全运金牌甚过奖奥运金牌。

简单的类比,全运奖励超过奥运,那么就说明全运会比奥运会重要。不要以为这是傻话,这可能就是真实。

有句话说,GDP出官。体育是属于大文化范畴的消费类行业,除了衍生的体育用品销售与场馆收租,它本身并不创造GDP。举国体制造就了靠体育吃饭的庞大官僚集团,此官僚集团的晋升不能靠GDP,那就只能靠金牌榜了。奥运纵然万众瞩目,甚至被赋予大国崛起的内涵,但那毕竟更像是总局及总局各中心的沙场,而不像是各省市的地盘。君不见,奥运冠军们在镜头前谢谢这谢谢那,总是先总局领导,再教练员,到各地方体育局时就和全国人民混在一起了。(纵使奥运会也能体现各省市的利益,但那金牌全世界瓜分,僧多粥少,想发挥也发挥不出多大来。)

因此,各省市竞相在全运会上饕餮。

各地方体育局最核心的业务部门有两个,竞技体育处和群众体育处,级别相等,人员配置相似,但荷包的大小却有天壤之别。对地方体育管理部门来说,全运会是制造最大政绩和业绩的地方,甚至有些地方政府将体育作为重要的软实力加以重视,而无论政绩和业绩,都要有运动员的成绩作为硬通货保障。如果要评选每届全运会上最热心的参与者,那必是各地方体育局长无疑,如果你能理解全运会已成为隐性的官运会,那就不会奇怪全运冠军为何要比奥运冠军更吃香了。

中国向来是人情社会,在显规则之下,有一个隐蔽的江湖。给裁判打点,和给医生封红包,给幼儿园阿姨送挂历,本质没有任何不同。盗亦有道,皆大欢喜,那就没事,要是一旦分赃不均,此轻彼重,影响了某些GDP,那就没有欢喜可谈了。

因此说,全运会被宣扬得丑陋,并不是记者们干的。中国有几个记者是福尔摩斯,能调查出谁谁服用了兴奋剂、谁谁搞了内定、谁谁打了假球。我孤陋寡闻没看见,我只看到马鸣。

马鸣说完后,体育总局表态,则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也可以散了。正所谓:沧海一声笑,水上舟继红。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评论这张
 
阅读(1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