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姜文的隐喻与过度的阐释  

2010-12-23 13:1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我必须声明这篇文字是我从浩瀚的网络世界转来的,看完后,我完全不懂它在说什么.

       

         1、谁是子弹?子弹为什么飞?开头姜文劫火车,开了7枪;结尾打黄四郎的马,开了7枪。麻匪7人帮是子弹,ge ming者是子弹。他们要“飞一会儿”,要成为炮灰,要等怕死的人跟上来,要等戏里的人AND戏外的人都琢磨透,然后跟上来。同时姜文也是在玩官府,玩那帮审查的,等你们回过味来,我的子/弹早就飞走了
  2、几场革命?
  整个《让子丅弹飞》里面至少涉及3场革命。第一场是辛亥革命,第二场是鹅城革命,第三场是隐喻,在片子的最后,指向1921年的上海,官方的话叫做“新民丅主主义革命”。鹅城革命是主要故事,但是辛亥革命andTG革命才是主线。
  3、几种革命者?
  两种革命者:张麻子AND黄四郎。黄四郎懂英文,晓介错,知道辛亥革命用得什么地雷,其身为革命党骨干,毋庸置疑。革命之后,袁世凯篡夺果实,四川刘氏当时即为袁之拥簇,黄四郎亦摇身一变,成为地主丅权贵。黄所言二十年前与麻子有一面之缘,可能所言非虚。
  张麻子17岁即任蔡锷将军护卫队队长,必曾随将军赴日,故而懂得介错,却无机会学习英文。革命之后,将军去世,麻子见革命成果失败,心灰意冷,落草为寇。麻子自言“跟他们这样的人玩不起”,意思就是跟这种通晓旧官僚的一套秘诀、深谙争权夺利之道、败坏革命的革命者玩不起。但是为了革命,麻子也必须摇身一变,变得老谋深算,诡计多端,才能“玩得起”、“玩得赢”。革命者必须成熟。
  从这个意义上讲,马邦德代表的形象,过去的**叫“民族资产阶级”,今天的**叫“民营企业家”。这帮人有心眼,善钻营,骨子里并不坏,只是为了生存以骗人为业,表面上看哪边都不得罪,实际上则在哪边都不被信任。这种人的坏处只在于不想捞枪杆子,只想钻钱眼子,因此不得不带有“两面性”,一方面支持革命,一方面容易妥协。在中国,这种人只能“跪着挣钱”。
  这是一场革命者对堕落了的革命者的斗争,鲁迅概括得很精辟,叫做“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革革革革命……”。麻子的形象就是那行走在无物之阵中的战士,他永远革命,永不停息,直到死去。
  4、人民
  “人民”在这部片子里面有两个最主要的形象。
  第一个是小六子。小六子剖腹这个桥段大家都熟悉得很,来自金庸的《飞狐外传》,据金庸自己称是家乡流传已久的故事。“剖腹”剧情实际上很突兀——黄四郎一伙不可能设计好让六子剖腹。这个剧情设计只是一个符号,凸显人民的一腔热血,其对公平的期盼被权贵AND“无良媒体”扭曲后不知所措,瞪着两只大眼睛死不瞑目,但是一定要“诛心”,因为人民不渴望复仇,而渴望正义。
  第二个是片尾的那群鹅AND赤膊者的合体。城叫做鹅城,人自然如鹅。鹅蠢笨、胆小、肥硕,正是人民的写照。片尾没有人敢拿枪,只有鹅走来走去;没有人跟着麻子闹革命,只有鹅跟着。鹅是人民有限勇气的化身。与之相对的,赤膊者是人民无限欲望的化身。赤膊代表着易受伤害,又代表一无所有,他们将得到整个世界,但是在安稳的生活面前他们甘愿带上枷锁。
  5、铁门
  往铁门上打子丅弹,除了制造紧张气氛,为结尾做铺垫以外,最主要是隐喻子丅弹的去向
  往铁门上打的子丅弹,大部分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铁门不过是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子丅弹作为革命者的牺牲,连这个符号AND象征都没有冲破,更没有打死黄四郎的任何一个人。但是子丅弹的牺牲为人民群众的一拥而上创造了条件。就这一点来说,子丅弹的牺牲已经很值得。
  麻子让老三在铁门上打一个叹号,没打成功,麻子自己却打了一个问号。这里的叹号没有一点,而是有3个点,其实不是叹号,而是锤子。相应的,问号也不是问号,而是镰刀。不过,镰刀在姜文这里变成了问号,吁——其心可诛。
  6、结尾
  黄四郎家里那一段,交代清楚了两个革命者的关系。麻子作为最彻底的革命者,不想要钱,不想要权,只想要有钱有权的人死。
  全片最露骨的隐喻and最超现实主义的部分都发生在结尾。火车里花姐问“去上海还是浦东”,“上海”是TG成立的地方,是革命的所在,而浦东是今天的最繁华之地,是资本集聚之地,一切跟资本有关的荣耀AND罪恶狂欢的场所。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明白“上海就是浦东”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也能知道麻子去干什么。
  最后的场景那里,离去的火车尾部是一个人,据片花中透露,这个人是发哥。据电影中的镜头,这个人穿着葛优的衣服,抽着烟,回头冲姜文一笑。有人说,这是在说黄四郎未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四郎这样的人and马邦德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死,而革命者,也不能有片刻的休息AND停留,他必须策马扬鞭,到新的需要他的地方去。
  另外小六子死了,墓前面竖着个神马啊?一个大大的六的手势!六死!六死!!89年**!!!
  希望子弹不要飞太久了
姜文的隐喻与过度的阐释 - 李桐 - 李桐@江湖

  评论这张
 
阅读(336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