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沧海一声笑,水上周继红  

2009-10-16 21:47:36|  分类: 头版头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沧海一声笑,水上周继红

文/李桐

  中国跳水队的现象级人物谱系传承一直没有间断,女队尤甚。五道口大学毕业的伏明霞穿着印满英文四字经的裤子为雪碧代言;黄庄大学毕业的郭晶晶觉得这还不够酷,于是直接在T恤上写道:“你若是单身就来夜店交际吧”;和年轻一代赤裸裸的无知相比,在中关村大学学过英语的周继红较为含蓄,大多时候选择只做不说。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周自横。有些事,真的说不得。我已尽可能地婉约表达,所以抓捕请勿跨省。

 

  沉默是金,但众口能铄金。红浪翻滚,宠溺无边之外,还有凡尘俗事。从去年奥运会的奖金门,到今年全运会的内定门,中国跳水素以入水技术威震世界,但中国跳水界的第一位奥运冠军近来似乎总是压不住水花,泉城济南的水花大得惊动了体育总局。肖天副局长严正指出:“经过调查,此事并不存在。如果在今后的比赛中发现‘金牌内定’的情况,决不姑息,坚决处理,甚至要诉诸法律。”

 

  这么有趣的事情,非要弄得很严肃的样子就无趣了,又不是双规。中国跳水队有个小名叫梦之队,预测准几个冠军算甚?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嘛。下回再有出来预测的,请备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现在很多人在研究“马鸣”的指控是否可以坐实,裁判们到底有没有收过红包,肖局长究竟怎样做的调查等等,我觉得这更无趣,难道你不是生在中国么?浙江省体育局前局长陈培德前不久刚说过全运会比中国足球还要黑。我愿意相信,因为说这话的不是宋祖德。

 

  和中国足球一样,全运会是世界上异常珍稀的花边八卦重于竞技本身的运动。有个现象很有趣,全运会正越来越全面,除了动手,大家更多时候是在动嘴。水里的浪里白条还未消停,床上又开始红袖添香,拿了第五的奥运冠军何雯娜今天报料说比赛前她就知道冠军是谁了。我相信未来一定还有第三者,体育总局有改行成调查局和辟谣局的危险。

 

  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风波。被质疑的自然不是天使,那些指控的也未必就是义人,比如在全运会跳水比赛中拿了金牌的几个队集体沉默,说话的马鸣来自一金未得的湖南,而且一再咬死“与湖南体育局,湖南跳水队无关”,世上真的有那么多巧合么?一脸不屑地说出“打分项目嘛”的何雯娜是否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北京主场,她是否一定能在去年的奥运会上暴冷拿下蹦床这一打分项目的金牌?当然,将全运会理解成完全意义上的拍卖会也是不对的,出价高者通杀不是唯一潜规则,这里面还有各种利益的搏杀与平衡。

 

  关系千万重。是内定还是外服;是用的兴奋剂,还是吃了王八。在这篇专栏里,我不关注这个,我想探寻的是为什么全运会如此被看重?

   全运会的初衷本是为了为奥运锻炼梯队,但所有地方队为争金夺银把一堆已经退役的运动员重新召集,让人晃若以为时光倒流;伤愈复出的刘翔可以放弃黄金大奖赛,但一定要去趟济南;有人花五百万保一块金牌,就有人对冠军的奖金超过了对奥运金牌的悬红。我刚刚用GOOGLE随手搜索了一下奥运会和全运会,结果前者有506万条结果,而后者则有972万条结果。

  吊诡的是,看似如此重要的赛事,在内定门爆发之前,却没有多少人关注,即使现在,恐怕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本届全运会是在哪里举办的,更不要说有多少人会每天守在电视前看直播了。现在许多消极比赛的新闻喧嚣尘上,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背后的原因是本届全运会异常复杂的奖牌计算规则。

 

  江湖之上流传一句名言:GDP出官。体育是属于大文化范畴的消费类行业,除了衍生的体育用品销售与场馆收租,它本身并不创造GDP,但中国的举国体制又造就了靠体育吃饭的庞大官僚集团,此官僚集团的晋升土壤不是GDP,那就只能是金牌榜了。奥运纵然万众瞩目,甚至被赋予大国崛起的内涵,但那毕竟是少数精英的沙场,且是体育总局各衙门的专属舞台,冠军们在镜头前感谢的名单中,各地方领导也必然是排序在总局领导、教练员之后,基本和全国人民一个序列。所以,对于各地方来说,奥运会分不到羹,只好在全运会上饕餮。

  各地方体育局最核心的业务部门有两个,竞技体育处和群众体育处,级别相等,人员配置相似,但荷包的大小却有天壤之别,其间的涵义不言而喻。对地方体育管理部门来说,全运会是制造最大的政绩和业绩的地方,甚至有些地方政府更是将体育作为重要的软实力加以重视,而无论政绩和业绩,都要有运动员的成绩作为硬通货保障。如果要评选每届全运会上最热心的参与者,那必是各地方体育局长无疑,如果你能够理解全运会其实已经成为隐性的体育局长运动会,那么就不会奇怪全运冠军可以享受比奥运冠军更高的奖金,更高的荣誉了。

  中国向来是一个人情社会,在显露的规则之下,从来都有一个隐蔽的江湖。给裁判打点,与给医生封红包,给幼儿园阿姨送挂历,本质没有任何不同;兴奋剂也不希奇,因为大家都用,罗雪娟曾振聋发聩地说出泳池里只有他是干净的,但如果他没有拿到冠军,那么她连说这话的资格都没有;对很多人来说,许多手段有时候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而是为了避免合法的伤害。合理利用中国特色的奖牌计算法的漏洞,皆大欢喜;有些未能参与分赃的,自然就不欢喜,马鸣,从前有,以后还会有。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

 

  陈培德在被问及如何消除全运会阴暗面时说只有取消全运会,这是一条“第二十二条军规”式的不靠谱建议,如次,你让众多地方体育局长们何去何从?何况北京奥运会的成功的经验里不是有一条深得上心的“举国体制就是好”么?所以,国家体育总局的调查结果一定是没有内定,肯定没有内定。所以,周继红继续红,全运会后就要去另一个部门做一姐。至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也可以散了。沧海一声笑,水上舟继红。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评论这张
 
阅读(16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