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过于喧嚣的孤独  

2008-06-12 18:1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文/李桐

“那天晚上,我们酩酊大醉,整个校园都弥漫着啤酒的味道。”一位老友这样回忆1996年欧洲杯决赛的夜晚,那一夜,捷克足球成为第一个金球规则的牺牲品。12年之后,曾经的记忆虽然清晰但已恍若隔世。时光改变捷克,也改变了我们,那时候看球时喝的是酒,现在饮的是茶。

刚刚看到有小朋友在切赫的名字前加了“老迈”二字,情何以堪,原来在七八点的太阳们眼中,26岁的切赫已可归属老迈人群,难怪当切尔西门将被C·罗纳尔多和夸雷斯马合伙戏耍后的眼神会如此无奈。那样的眼神很容易让人回忆起两年前的夏天,因扎吉反越位成功晃过孤独的切赫推射空门,捷克足球的辉煌十年嘎然而止。

一个旧时代终结了,一个新时代还没有开始。但让所有少数族裔“捷迷”们欣慰的是,如今平民化的捷克队虽难以再现曾经华美的攻击与令人窒息的效率,但捷克足球的血性并没有随着内德维德、博格们一同离去,由于如今捷克足坛唯一一把“小提琴”罗西基因伤缺席,布吕克纳手中并无一张好牌,但在日内瓦格内夫球场,他依旧延续了属于捷克足球的传统和对进攻的坚持。虽然这一次以前锋换中场的调整未能复制四年前对荷兰荡气回肠的绝地重生,但输球的捷克人依然赢得了对手的尊重,赛后白发苍苍的布吕克纳与斯科拉里握手言欢,胜者无骄矜,败者不沮丧,握手之间,传递着英雄相惜的意味。

捷克足球总让我体验到一种面对喧嚣世界时难以名状的孤独感,无论是群星会聚的辉煌十年,还是如今的平民时代,捷克足球与他们的国家一样,屹立于列强和潮流之间,却只坚守自己的信念与价值。

这一点,在功利色彩越来越重的世界足坛显得尤其珍贵。本届欧洲杯已然过去六个比赛日,但也只是几声夏雷一场雨,即使和同样保守的06世界杯相比,精彩时刻也乏善可陈。参与者看重结果,围观的则更重过程,这似乎是近20年来足球比赛中无可调和的矛盾。巴斯腾用对意大利的一场完胜抵抗克鲁伊夫关于他背叛了荷兰足球的指控,所谓“背叛了荷兰足球,但忠于荷兰”,但对众多和克鲁伊夫一样有着“攻势足球洁癖”的非荷兰本国球迷来说,荷兰足球的价值要远高于荷兰本身,即使一座冠军奖杯也无法弥补荷兰足球走上意大利路线的缺憾。

走出了劳尔时代的新西班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支进攻欲望超越防守企图的球队,但这种激进要感激俄罗斯人过于开放的比赛方式以及太差的运气。这两个前提只要有一个不成立,西班牙便不会象现在这样看上去很美。

上届欧洲杯小组赛有一个主旋律,即“保守者必死”,但保守的希腊人在淘汰赛中用干掉一个又一个激进挑战者的方式颠覆了最初的主题,让所有熬夜追随的球迷们沮丧到极点。两年前的世界杯,是意大利、法国和德国这样的保守党们走到了最后,而不是追求画面质感的捷克、巴西、阿根廷。虽然我知道成者为王的竞技规则,但是,一夜又一夜的坚持,当然是为了可以见证经典时刻,如果缺少了这起码的期待,过程便失去了意义。

所以即使桑塔纳的巴西足球理念和克鲁伊夫的巴萨足球理念早已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期待能够在困顿的子夜时刻邂逅一场豪雨的诗意。好在如今大幕刚刚拉开,我们慢慢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