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输给日本,还是输给自己?  

2006-10-26 13:14:14|  分类: 头版头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输给日本,还是输给自己?

/李桐

贾秀全迟早要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不改的宿命,从他踏上中国国奥队这条贼船的第一天起就已注定。东京国立竞技场惨淡的白色灯光见证了中国足球新的耻辱,也倒映出这个曾受中国足协厚爱的中年人一张无奈的长长背影。这是一个告别的时刻,但送行的只有满报摊的辱骂与事后诸葛亮的陈词滥调。

每年推出一个新的替罪羊是中国足球惯用的手法,当中国队黯然走出球场的那一刻,骂贾秀全就成了全民共同的发泄时尚。在这场全民声讨的运动中,我选择谨慎地躲在别处。作为教练,贾秀全无所谓成功,无所谓失败,作为一个体工队机制下成长起来的足球人,他无非继承了由高丰文、戚务生、沈祥福一脉相承的传统,平庸的传统。能力的平庸、性格的平庸让他们注定无法成为兰博式的孤胆英雄,在一局注定无解的棋局中,他们只是一粒棋子,注定无力改变整个战局。现在连圈内人都拿世青赛的往事来印证他们批驳贾秀全的无能,实在令人感到汗颜与阴险,我丝毫不否认克劳琛的水平高过中国教练两个层次,但这种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故事又不是第一次。我不是妇产科医生,也不是户籍警,所以我没有胆量公开质疑这帮球员的真实年龄,但我知道,玩田径的都吃药,踢足球的都超龄却是中国体育荣耀背后可耻的潜规则。

无论如何,我无法对贾秀全产生一点恶感,满心只有悲悯。曾几何时,这个如今被贴上了无能与失败标签的男人曾是我少年时代的英雄。1984年,为了锻炼身体,保卫自己,我被家人送到市体校踢球,那是519的前一年,中国足球还没有接受失败者命运的习惯,在那一年的亚洲杯上,他们第一次站到了亚军领奖台上,这一高度直到如今都没有被超越,正是在那一届亚洲杯上,贾秀全当选了最佳球员,作为后卫,还并列了最佳射手的荣誉,我很难想象,在中国足球漫长的编年史策上,还有谁曾达到过这样的高度。很多人都知道在四年后的汉城奥运会上,一球不进的中国队被评为“最没有进取心的球队”,但可能不是很多人了解,在与西德队的比赛中,贾秀全曾成功冻结了当时蓄势待发的克林斯曼,成为中国足球奥运经历中唯一的亮点。但如今事过境迁,往事变得毫无意义。在中国足球的糨糊里,贾秀全只能成为东方版的阿里汉。

贾秀全和朱广沪这一对老式的车轮无法承载中国足球臃肿溃烂的身躯走上光明大道,那么在某些国奥球员口中“应该有些水平的”杜伊科维奇呢?由于本土作战的背景,08年进四强的口号一定程度上听起来有点像真的,这个德国世界杯上最成功的前南教练在中场休息时想以进攻思想来颠覆贾秀全根深蒂固的守式思维,但他忘记了,这群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踢球人里没有埃辛,没有阿皮亚。

当一个形式上的新时代即将开始时,没有期待,只有悲观与辱骂,这是很有意思的中国特色足球。复杂的民族情绪让与日本的比赛充满了暴戾,变得沉重,但民族情绪不足以左右一场比赛的走势,更无法变更中日足球水准的天平。有必要将记忆调整回1992,那一年的戴拿斯杯上,日本20击败了中国,并且第一次成为东亚四强的新盟主。那一年也是中国足球的分水岭,第一批成长于所谓职业化时代的球员,第一位外籍教练,当时响亮的“豹子精神”的口号,都让所有人心怀憧憬,那也是贾秀全作为球员最后一次代表国家队出现在大赛上。

半决赛对阵日本,在吴群立停赛的背景下,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第一次以六后卫迎敌,在左后卫的位置上,匪夷所思地排出了成耀东和黎兵两人。据说是因为当时在日本踢球的贾秀全担心引起日本球迷的反感,故意彻夜不归队,从而达到在此战中不出场的目的。无论这种说法是否真实都不重要了,历史只记得那一场23的半决赛让中日足球从此背向而驰。拉莫斯,这个巴西二流球员让日本足球站到了亚洲之颠,一年后,一群身穿健力宝广告衫的中国少年集体登上飞赴巴西的航班,同样的追求,结果十多年后,却是不同的境遇,是讽刺,还是无奈?和韩国一样,日本足球正越来越成为中国足球无法企及的高山,很多人想当然的以为曾有一个中国足球杀日本足球如砍瓜切菜的时代,但即使是在中日两家争夺一个奥运出线资格的1988年,中国队其实先是在广州输了个01 之后,才有后来在东京国立大球场的21翻盘,才有拼命三郎唐尧东那荡气回肠的惊天一脚。

如今,实力我消彼长,而当年那股可输不可辱的勇气也沦丧为以李伟峰和郑智为代表的黑脚与口水,中国足球如何能够击败日本,更如何去奢谈“抗日”?1998年黎兵令川口不能活的酣畅痛快越发像个遥远的梦。时代变换,球员越来越四肢发达,钱包越来越鼓,酒量越来越大,而我们继续去争论二流还是三流却显得多么可笑而没有意义,甚至早死早投生都成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后浪推前浪,一浪一浪就这样死在沙滩上。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