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五年一觉网络梦  

2006-10-25 13:35:42|  分类: 桐言无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年一觉网络梦
/李桐
仅以此文献给国庆期间在广州举行的第六届网民足球赛。
200213,我在体育论坛贴出了生平第一篇关于体育的文字,那一个晚上,刚刚20岁的探戈王子正蹲在湘西的某所大学的操场边,一边对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们咽下口水,一边在寒风中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燃人生中的第一棵烟;那时节,我们都不曾想到会在四年零九个月后的今天,我们的命运会因为网络以及网民足球赛产生紧密的联系。
那一年,足球浪人米卢点燃的不仅仅是颇具知性美的响姨,在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次进入世界杯的梦幻与泡沫中,他也让整个国家都蠢蠢欲动。那一年伊始,李承鹏似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创办《21世纪体育》然后让它迅速倒闭的工作中;而《体坛周报》则号称要在一周内卖出一千万份报纸,至于亲历出线盛景的沈阳人,正忙着立起二十几驼铜人塑像;几乎在同一时期,更多的文学青年放弃成为小说家、诗人和公务员的理想,过江之鲤般挤身各大体育论坛,冒着阳痿的危险,为一份当时看起来充满诱惑的体育文字工作殚精竭虑、辛勤劳作。
《南方体育》在倒闭之前曾赶着完成了一次有关网络江湖的策划,在那个一度流传广泛的策划中,那一年被定义为“白银时代”,而僵尸王、阿乙和我则有幸被确定为那个“白银时代”的标杆,成为历史的见证与参与者。
网络的力量在那一年被发挥到极致,草根气质与唯美情怀在那一个短暂的春天得到最和谐的统一。近两年来,和许多从那一时代走来的朋友一样,我几乎淡出了现在的论坛,除了年龄的关系,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如今的论坛文化已经与那一年完全不同。由于韩日世界杯之后,广大传统媒体基本上对网络英雄关闭了大门,在缺少利益驱动的情况下,以文会友迅速演变成了以球会友,最显著的标志是如今的论坛越来越成为各豪门俱乐部球迷抱团群殴的阵地,以及文字水准的质的滑坡。
事实上,我更加怀念的是当时的氛围。同样是拿砖头丢人,那时候多少还有江湖道义可以遵守,出手就是三字经的行为会被认为是下三烂的手笔。
然而,旧时代终于要过去。青春与时光的流逝冰冷而残酷,中国足球耻辱性的韩国之旅让那一泡沫很快化为泡影。四年,在时间的坐标里不长,但足以成为断代的路标。
五年里,每个人都在成长,时间也改变了许多人,许多事,唯一不变的只有发端于体苑沙龙,并且一直坚持到今天的网民足球赛,这一民间的非盈利性质的自发活动成为维系我们共同记忆的主线。直到今天,依旧会有人和我谈起当年斯汤达坐20几个小时硬座从上海赶到岳阳然后踢场球喝顿酒之后再坐20几小时返回上海上班的经典故事。从20012006,从长沙、岳阳、南昌、重庆、武汉,再到广州。我们所有人就这样一步步成长,年长的依旧年长,年轻的更有力量。
比较惭愧的是,尽管我知道我一直是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消遣的谈资之一,但前五次聚会,我竟然没有一次出席。由于时间安排基本上都是在节假日,我总是在他们聚会的时候,游走在自己的旅程上。去年,一帮哥们在武汉聚会,酒过三巡时,有兄弟给我打电话,一帮喝到不认识自己的小子抢着和我说话,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尽管严格意义上说,由于我过早进入纸媒,我完全的网络生涯不足一个月,但其实他们从来都是当我是一伙的,这样的感受让人温暖。
今年,这一经典聚会移师广州,国庆期间,那些五年里彼此熟悉的名字将在广州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酒足饭饱之后还得踢两场球,这样每年一次的相聚想起来都令人感到温暖,但这一次,我又要爽约了。此刻,我身在距离广州数千里之外的成都,即将奔赴丹巴去攀登墨尔多雪山,五年里,每一次无奈的擦身而过,写就了我与这场群众运动的若即若离,登山和踢球都是我的生活方式,但人生往往难以两全,当你选择了甲,意味着你必须放弃乙。当我的朋友们在广州的苍穹下再次拥抱,我惟有在遥远的蜀地送上真诚的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