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五年  

2006-09-04 12:06:43|  分类: 足球新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年

/李桐

200213,我在体育论坛贴出了生平第一篇关于体育的文字,那一个晚上,刚刚20岁的探戈王子正蹲在湘西的某所大学的操场边,一边对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们咽下口水,一边在寒风中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燃人生中的第一棵烟;那时节,我们都不曾想到会在四年零八个月后的今天,一个窗外电闪雷鸣的上午,我会为他写这篇关于网络生涯以及像拳头般坚硬地维持到今天的网民足球赛的文字。

那一年,足球浪人米卢点燃的不仅仅是颇具知性美的响姨,在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次进入世界杯的梦幻与泡沫中,他也让整个国家都蠢蠢欲动。那一年伊始,李承鹏似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创办《21世纪体育》然后让它迅速倒闭的工作中;而《体坛周报》则号称要在一周内卖出一千万份报纸,至于亲历出线盛景的沈阳人,正忙着立起二十几驼铜人塑像;几乎在同一时期,更多的文学青年放弃成为小说家、诗人和公务员的理想,过江之鲤般挤身各大体育论坛,冒着阳痿的危险,为一份当时看起来充满诱惑的体育文字工作殚精竭虑、辛勤劳作。

《南方体育》在倒闭之前曾赶着完成了一次有关网络江湖的策划,在那个一度流传广泛的策划中,那一年被定义为“白银时代”,而僵尸王、阿乙和我则有幸被确定为那个“白银时代”的标杆,成为历史的见证与参与者。

网络的力量在那一年被发挥到极致,草根气质与唯美情怀在那一个短暂的春天得到最和谐的统一。近两年来,和许多从那一时代走来的朋友一样,我几乎淡出了现在的论坛,除了年龄的关系,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如今的论坛文化已经与那一年完全不同。由于韩日世界杯之后,广大传统媒体基本上对网络英雄关闭了大门,在缺少利益驱动的情况下,以文会友迅速演变成了以球会友,最显著的标志是如今的论坛越来越成为各豪门俱乐部球迷抱团群殴的阵地,以及文字水准的质的滑坡。两年前,当时还是体苑沙龙掌门的东方晨曦曾对我感慨,现在连久古的文章都能经常选上首页了。

事实上,我更加怀念的是当时的氛围。同样是拿砖头丢人,那时候多少还有江湖道义可以遵守,出手就是三字经的行为会被认为是下三烂的手笔。

然而,旧时代终于要过去。青春与时光的流逝冰冷而残酷,中国足球耻辱性的韩国之旅让那一泡沫很快化为泡影。四年,在时间的坐标里不长,但足以成为断代的路标。

五年里,每个人都在成长,当年专职提帖的斯汤达成了网易体育的付主编;一度热中在南昌的网吧里一面喝着可乐,一面与东方晨曦搏斗的阿乙放弃了警察职业,在东南西北的游荡之间,成长为当今体育圈内顶级的编辑与评论写手;我曾异常欣赏的十年不胜韩早早进入体坛,在每周坚持踢球的同时,顺便为广大赌徒服务;当时还在西部某小镇梦想远大前程的阿拉丁如今掌握着如今新京报体育的格调,并且在世界杯期间和贾平凹等牛人一起在《干杯》特刊上写专栏;当年说话很少的马背上的水手也移师京城,在头发越来越像杰克逊、身材越来越比罗纳尔多的同时,脚踩体育与国际新闻两条船;在我走进体苑沙龙的当晚与我亲切讨论格瓦拉的按摩女郎在《南方体育》倒闭前,曾为这家南方报纸写过无数篇范志毅;去年的某一天,我在无忌上看到了锦尘老师在谈论相机,跟贴里有人提到了我,我才恍然大悟......

五年改变了许多人,许多事,而唯一不变的似乎是发端于体苑沙龙,并且一直坚持到今天的网民足球赛,这一民间的非盈利性质的自发活动成为维系我们共同记忆的主线。直到今天,依旧会有人和我谈起当年斯汤达坐20几个小时硬座从上海赶到岳阳然后踢场球喝顿酒之后再坐20几小时返回上海上班的经典故事。从20012006,从长沙、岳阳、南昌、重庆、武汉,再到广州。我们所有人就这样一步步成长,年长的依旧年长,年轻的更有力量。

比较惭愧的是,尽管我知道我一直是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消遣的谈资之一,但前五次聚会,我竟然没有一次出席。由于时间安排基本上都是在节假日,我总是在他们聚会的时候,游走在自己的旅程上。去年,一帮哥们在武汉聚会,酒过三巡时,有兄弟给我打电话,一帮喝到不认识自己的小子抢着和我说话,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尽管严格意义上说,由于我过早进入纸媒,我完全的网络生涯不足一个月,但其实他们从来都是当我是一伙的,这样的感受让人温暖。

02年开始,无论是消遣还是真诚,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叫我老师,但我更愿意被我的朋友们当成兄弟,在开放、多元的网络世界里,我们一起玩这场永无尽头的平等的游戏。总有一些人让你不想再见,也总有一些人令你无法释怀。此刻,我忽然想起一长串名字:柳依依、98、阿乙、LULU、探戈王子、霸道的温柔、僵尸王、斯汤达、按摩女郎、马背上的水手、风雪乐天、罗了、裸奔的公鸡、锦尘、抢运军粮、伤风的汉子、意德荷英、碧霞、陈果冻、蜡笔小心、雷东多、生死失速、吴柔、肖11狼、绿野苹踪和燕若雪,而更多的人我已经记不清他们当年的网名了。然而正是这些名字,让我过去的五年真实而有重量。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今年的网民足球赛移师广州,距离我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想我很难再找到擦肩而过的理由。当越来越多的小朋友进入这个圈子时,我一点不会感觉自己年华老去,因为在他们身上我读到了自己的青春符号。

 

  评论这张
 
阅读(9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