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一个卧底的自白  

2006-07-02 22:57:08|  分类: 2006世界杯德国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我叫安德烈.舍甫琴科,乌克兰人,今年30岁,我是一个卧底,代号舍瓦。
    这里是2006年6月30日晚上十点的德国汉堡街头,一刻钟前,乌克兰在世界杯四分之一比赛里输给了意大利,我们的第一次世界杯旅程结束了,我的任务也结束了。
    我的身边是蓝色的意大利人,还有黄色的乌克兰人,尽管输掉了比赛,但我的同胞和意大利人一样满足,是的,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们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就进了八强,尽管来自比利牛斯山脉那边的西班牙人曾4比0把我们打成筛子,但我们最后走得比他们还远。
    意大利人和乌克兰人,还有一些德国人,他们正络绎不绝地从我身旁走过,但没有人和我打招呼,欢乐的人们有权利漠视他们身边的一切,尽管我曾是他们共同的偶像。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天亮之后,我要去伦敦,当太阳再次升起,我就要彻底告别整整七年的卧底身份,我将是一个自由人。   

    第二章
    七年前,基辅迪纳摩还只是个二十户人家的村庄,一座座土房都盖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着遍布石头的河床流去,河里的石头光滑、洁白,活象史前的巨蛋。这块天地还是新开辟的,许多东西都叫不出名字。每年三月,衣衫褴楼的吉卜赛人都要在村边搭起帐篷,在笛鼓的喧嚣声中,向基辅迪纳摩居民介绍科学家的最新发明。
    七年前的这一天,我准备去看吉卜赛人的魔术,忽然发现奥雷连诺上校正站在基辅迪纳摩村口,他刚从一辆二手黑色宝马轿车里走出来,穿着黑色西服,在乌克兰,只有他们那个部门的人才会在夏天还穿厚黑色西服,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当时,奥雷连诺上校向我招手,我走了过去。
    “安德烈,恭喜你,你为祖国效力的时候到了。”我记得奥雷连诺上校说的每一个字,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
    国家需要我去意大利做卧底。因为根据乌克兰信息分析部门得到的绝密情报,乌克兰队将闯入德国世界杯。我的父母很清楚这个部门,在那座三层小楼里办公的都是前苏联第一流的计划经济学家,他们根据复杂的计算,推算出我们将在06年世界杯上一举夺冠,而我们唯一的天敌只有意大利人。
    当时我们国家还很落后,电视机全部是俄罗斯造的,俄罗斯制造的电视机很结实,我记得每次压路机不够的时候,交通部门就会通知各家各户带上自己的电视机去压马路。那种电视每次打开时都会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能喝阻小偷,所以我们国家的犯罪率非常低。但唯一的缺陷是收不到中国中央五台,自然就看不到意甲。这是一个问题。既然意大利将成为我们的天敌,我们必须了解他们,那么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派人去中国看中央五台,或者派人去意大利。
    当时,基辅迪纳摩刚好在欧洲冠军联赛里表现不错。我记得那一个夏天,传达室大妈每天都会给我送来国际信件,它们来自一些有着奇怪名字的遥远村庄,马德里、巴塞罗那、慕尼黑、曼彻斯特和米兰。奥雷连诺上校经常会来找我要信封上的邮票,他喜欢集邮。
    “小伙子,你是唯一有合法身份打入敌人内部去的乌克兰人。我们需要了解意大利足球,这对我们七年后夺冠非常关键,当然,我知道你更想去中国,作为一名前党员,我也知道社会主义好,不过现在你还没有收到中国俱乐部的邀请信,而我们等不及了,去意大利吧,米兰也是大村子,生活条件也不错。”
    我从小是少先队员,长在红旗下,于是我欣然答应了,第二天,我坐着拖拉机去了米兰,从那天开始,我正式成了一名卧底,代号舍瓦。

    第三章
    我在米兰干活非常辛苦,也逐渐取得了他们的信任。第一个赛季,我就将最佳射手作为见面礼送给了贝鲁斯科尼。虽然我讨厌右翼份子,但我是卧底,我要完成自己的任务。
    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要观看奥雷连诺上校送给我珍藏的中国香港电影〈无间道〉,我不能辜负祖国的希望,我要在战斗中学习战斗。
    我真的有卧底天赋,我所做的一切让奥雷连诺上校最初的担心显得多余,后来他再也不叫我“死跑龙套的”了,他开始很认真的叫我“演员”。
    随着我将欧洲冠军联赛奖杯带回米兰,意大利人彻底信任了我。即使是临村最狡猾的老狐狸里皮都不再怀疑我,记得有一次当他叫我舍瓦时,我还特意试探他:“叫我影子吧。”他居然还傻呼呼地说:“没错,要是你来我们村,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影子前锋。”这个以精明著称的家伙一点都不知道,这句话是我从〈无间道〉里学来的。
    为了试探贝鲁斯科尼是不是真的已经对我完全没有了戒心,我故意抢了他儿子的老婆,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我的儿子乔丹生下来之后,我再次试探他,我在电话里对当时已经当上意大利村长的他说了第二句〈无间道〉里的台词:“孩子会叫爸爸了”,他居然很高兴地做了我儿子的教父。
    一切成功在望,我每个礼拜将意大利足球的招数源源不断地通过消息树发回乌克兰,我只在等一个叫马尔蒂尼的人,他掌握着意大利防守的最后一把钥匙,他当时在美国,我必须拿到那把钥匙,所以,我继续耐心地等待,但我知道,我的出头之日不远了。

    第四章
    然而,从来只有事情改变人,人改变不了事情。
    我记得奥雷连诺上校原来经常说: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果然,我的好运在世界杯来临之前也终结了。
    那是五月底的一个黄昏,我正在圣西罗菜市场买肉,我看到贝鲁斯科尼向我走来,一脸阴沉。
    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认得我吗?我认得你,你以后要小心点。” 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看了〈无间道〉。
    我不能继续等待马尔蒂尼了,我必须尽快离开意大利。奥雷连诺上校在第一时间内联系上了阿布拉莫维奇先生,他是原苏联的国营肉联厂厂长,现在在伦敦做人口交易,他也是一个前党员。
    结果,阿布拉莫维奇先生给了贝鲁斯科尼很多钱。由于电话门事件,贝鲁斯科尼那段时间的手机费很贵,他很缺钱。
    我清晰记得那一个凌晨,我和意大利情报部门人员在村里的那条小路上擦肩而过。由于意大利电视机可以收看到中国中央五台,我早就和一个叫黄健翔的人学会了更高一级的无间道,他一直号称自己是巴西球迷,结果直到他自己承认,全中国人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是个意大利球迷。虽然我还没完全领会其中秘籍,但对付意大利人已经足够了。
   “对不起,我是警察。”
    不要担心,他们拦住的不是我。
   
   尾声
   我平安抵达了切尔西,并且在阿布大叔的帮助下,和我的战友们又在德国胜利会了师。
   后面的故事,你们都看到了。
   再见,我是舍甫琴科,一个卧底。

    本文纯属虚拟,较真的朋友慎读

  评论这张
 
阅读(12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