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2006德国世界杯决赛文字】蓝调  

2006-07-14 11:47:30|  分类: 2006世界杯德国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整座柏林都是蓝色的。从上午开始,源源不断的蓝色人群就从洋溢着古典气息的大教堂(Gedachtniskirche)门前广场起步,一直延伸到菩提树下大街林荫大道尽头的勃兰登堡门。2002年10月3日,一百万柏林人12年之后再次汇集到这个被认为是欧洲心脏的地方为一个统一的复兴中的德国欢呼。
      今天,这座由卡尔.歌德哈德.汉斯设计的古典主义普鲁士王国的凯旋门又一次盛装上阵,1806年曾被拿破仑抢回法国的胜利女神四铜马站在距离地面20米的空中,为意大利人,也为法国人祝福。
      黄昏时刻,密集的蓝色人群就像施普雷河和哈韦尔河的水流一样,沿着6月17日大街(Strasse des 17. Juni),缓慢流过这座诞生于公元1237年的古老城市。夜幕渐渐降临,天蓝色的意大利人和海蓝色的法国人终于在宽阔的杰西·欧文斯大道汇合,不远的前方,装点一新的奥林匹克球场在柏林苍穹下闪耀着美丽的蓝色与金色交织的灯光。
  整整70年前,美国黑人明星杰西·欧文斯曾在这里赢得过四块奥运会金牌。这个伟大的田径运动员在希特勒的主场捍卫了体育精神,以及人的尊严。70年后的今天,在“为了足球的美好”的国际足联旗帜引领下,法国球员与意大利球员并肩走进这座由建筑师沃纳·马赫设计的宏伟建筑,掌声响彻全场,多么温暖的时刻,用足球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记得德国与阿根廷的1/4决赛后,一位德国小女孩请我的同事吃巧克力:巧克力是黑色的,如果你和我一样反对种族歧视,那请你接受它。
  然而人性的恶远不只是种族歧视。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场世界杯决赛,耶稣和撒旦或许就是硬币的正反两面。
  决赛进行到第108分钟,奥林匹克球场里巨大的记分牌上还是令人绝望的1比1。能容纳74,500名观众的球场里的情绪就像这一晚的天气,不是很热,却闷得让人感到窒息。意大利人刚刚瓦解了法国人的一次攻势,和此前的23次一样,无功而返的齐达内低着头走向本方半场,只是这一次,马特拉齐象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大个子意大利中卫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08分钟内表现无懈可击的齐达内忽然成了一只暴怒的狮子,转身一头撞倒了马特拉齐。在征询了场外第四官员的意见后,阿根廷裁判埃利松多向这个即将退役的巨人掏出了红牌。
  是性格缺陷还是一时的愚蠢,我们无从得知,34岁的齐祖径直走向场边,在离更衣室还有几步的地方,他与摆放在一边的大力神杯擦肩而过。
  此前的108分钟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一个时代结束了。在全场球迷排山倒海般的嘘声里,意大利人在世界杯上第一次赢得了点球决战,第四次戴上了王冠。这一切像极了三年前尤文击败皇马的那个都灵不眠夜,无数朵绽放的烟花瞬间照亮了狭小的阿尔卑球场凄清的夜,数万双手一起在空中飞舞,里皮手中那根雪茄烟似乎永远也燃烧不尽。在宠物店男孩的“向西”之后,奥林匹克球场里回荡起“凯旋进行曲”,里皮在第一时间里再次叼起了一根托斯卡纳大区的小雪茄,就像1982年7月11日,贝阿尔佐特在马德里伯纳坞球场燃起了烟斗,只需徐徐吐出第一口轻烟,就重燃了意大利足球黯淡多年的梦想。
  身穿白色T恤、深蓝色牛仔裤和阿迪达斯运动鞋的绿洲乐队主唱诺埃尔·加拉格尔此刻也在看台上加入了欢庆的人群,他在决赛日上午匆匆从英国飞来柏林,他兑现了对意大利朋友皮耶罗的诺言,这一个晚上,坚定的曼联批评家不但成了意大利金童的幸运星,也是意大利的幸运星。
  同在看台上的希拉克和他的妻子显得神情落寞,这样的欢庆时刻他并不陌生,八年前,伴着皇后乐队的经典名曲“我们是冠军”的旋律,正是这位超级球迷总统在法兰西大球场里一把将矮小的德尚扶上领奖台。但这一次,他没有等发奖仪式结束就悄悄离开了球场。
  帕特里奇奥·鲍内一直坚持到了散场时刻,这位自称“意大利式浪漫大使”的歌手正在准备个人第二张专集,他会把这张集合了他成长历程里听过的来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意大利歌曲的唱片献给布冯么?多么恰到好处的名字:《意大利情人》。第一门将的捷克女友阿莱娜在世界杯期间一直在看台上追随着意大利,坚定得就象1998年身披巴西国旗的美人苏珊纳。结婚吧,布冯。像你赛前说的那样:“意大利夺冠,我就娶你!”
    在漫天的白花与烟火里,幸福的蓝色与忧伤的蓝调交织在一起。世界杯结束了,但足球还在继续。总会有人因为输球而悲伤,但世界杯应该是欢乐的,生活也该是欢乐的。比赛前的几个小时,身穿天蓝球衣的意大利人与身穿海蓝色球衣的法国人一起唱着歌走过查理检查站,通过华灯初上的波茨坦广场,没有人还会记起在冷战时期,这里曾经遍布地雷,一条冰冷的警戒线常常成为生与死的界限。时代在变,这是交朋友的时间,曾经的对手早以足球的名义达成了和解。“美声绅士”又一次高唱起“我们生活的年代”,歌声燃烧的2006年7月9日的夜,属于意大利,属于法国,属于杰西·欧文斯,也属于全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8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