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我们为何如此怀念当时的江湖?  

2006-06-29 22:04:21|  分类: 2006世界杯德国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为何如此怀念当时的江湖?
  李桐   
    记得法国人从小组成功突围的那个黎明,《体坛周报》编辑部里发出一阵欢呼。不过除了属于弱势群体的几个法迷外,更多人是在为一个漂亮的八分之一对阵欢呼。的确,在世界杯扩军32强之后,这样的神仙签位还是第一次出现,所有强队的粉丝们无不心满意足,欧洲传统七强加南美双刹,一个都没有少。
    可惜等鲍鱼、龙虾全都摆上桌,我们才发现大师傅居然忘了放盐。随着比赛继续,一切关于美妙碰撞的期待,最后无不始于痴心,止于幻想。德国人选择了瑞典这个打假球的行家;保守到近乎无耻的英格兰早该被干掉,可惜他们偏偏遇上了厄瓜多尔,这些被段氏名嘴从海拔两万八千米的基多派来的南美人一开场就准备踢点球;01年夏天搞死中国“超白金一代”的马克西踢走墨西哥的那一脚的确尽善尽美,不过想想阿根廷在九十分钟里的拙劣表现,那也只是死了孩子来了奶妈,纯属迟来的爱。荷兰和葡萄牙的焦点之战本来万众瞩目,可最后一帮哥们错把世界杯当成了精武门。虽说现在的大个头越来越有大智慧,但做人毕竟不能“陈凯歌”到这个地步吧?
    那天看英格兰比赛时,一位丫头和我一起怀念90年夏天的英格兰,主要情节有些错乱,但当时年方廿三的加斯科因的眼泪却是我们共同的清晰记忆。那时候我加查可不是后来在黄河边抱着啤酒瓶的醉猫,那叫一个青春,那叫一个侠客,现在的小贝算什么,当年的加查才叫楚楚动人,帅得跟张无忌似的。
    那是一个我们记忆中的江湖岁月。感谢塑造了一代中国人精神世界的金庸先生,一直以来,我们总爱一相情愿地将世界杯比做江湖。在中国当代杰青的心中,江湖差不多跟革命、自由、艺术这些个词一样,属于汉语里最美好的词汇。记得当年我在熟读武侠三百本后,曾用下面的酸词加以定义:“江湖是落英缤
纷的世外桃源,江湖是快意恩仇的刀光剑影,江湖是塞外牧羊的神仙眷侣,江湖是枯骨黄沙的广天远地。”现在重提这样的幻觉,感觉简直真有点“我们坐在高高的草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的意思。   
    随着广大人民群众文化生活的日益丰富,武侠早已不再是吸引眼球的主流力量,主流文化的阵地已经被皇帝奴才的闹剧和小市民的柴米油盐占领,即使是在那部一度让群众们看得热泪盈眶的《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们也不得不看到一个理想主义军人被导演过多的穿上了诸如粗鲁、土气这样的负面外衣。
    马克斯.韦伯曾经这样定义主人道德和奴隶的道德:主人为了尊严而战,不惜牺牲生命,而奴隶则不择手段,但求保命。凡人也是人,广大人民群众总要有点英雄主义的瞎浪漫。所以在一个文化越来越快餐、审美越来越下流的时代,四年一次的世界杯成了我们心中浪漫主义的最后栖居地。可惜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世界杯当然也越来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了”。我们希望世界杯江湖的主旋律能宏扬主人的道德,但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球星们面对逼抢时第一反映就是像袋鼠一样高高跳起,看到领先后的英格兰在禁区里排起一字长蛇阵时,我们不得不悲伤地承认曾经依旧被无数最牛X的词汇美化着的世界杯其实早就成了市民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9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