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请记住那些曾经光明的背影  

2006-06-23 01:14:06|  分类: 2006世界杯德国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记住那些曾经光明的背影
李桐
    汉堡是德国著名的北方港口,在遥远的1200年前,这里就是冒险家的起点,他们从这里沿着易北河扬帆,去大海另一端寻找光荣与梦想。然而,昨夜的汉堡没能成为绝境中的捷克人走向1/8决赛的自由通道,AOL球场成了白金一代黯然离去的终点。第86分钟,反越位成功的因扎吉晃过孤独的切赫推射空门,那一刻,33岁的因扎吉是否知道被他晃过的还有一个整整十年的辉煌时代?
    “捷克”这个国名原意是“起始者”,是否冥冥之中已注定他们只有激情的开始,永远无法抵达完美的归宿?十年时间辗转,他们还是无法逃脱悲情主角。1996年白金一代的欧洲杯处子秀一战倾城,但最终止于大赛中的第一个金球,2004年欧洲杯,他们再次被大赛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银球击倒。1996年的6月14日,在欧洲杯小组赛的第二场比赛中,捷克面临相同局面,他们必须取胜意大利才有可能晋级,结果凭借内德维德和贝布尔的进球,初出茅庐的布拉格少年在利物浦2比1踩着意大利晋级,随后势如破竹杀进决赛。这样的记忆令昨夜的比赛更加充满悲情,意大利人的报复未免来得太不是时候。
    捷克人这次出征世界杯的口号是“必胜的信心加狮子的力量,为胜利,也为我们的球迷。”没有人愿意这样一支捷克队这么早就登上回家的列车,可当波拉克被罚出场外的时候,我知道比赛事实上已经结束了,04年欧洲杯上落后荷兰两球后连进三球完成惊天反击的时刻太少了,更多时候你只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何况难道你能指望朴实如木匠的施泰纳扮演拯救捷克的大兵?这一次,捷克替补席上少了与列宁同名的老红军弗拉季米尔.斯米切尔。十年前欧洲杯决赛,他老婆刚好临产,于是他义无返顾返回布拉格,而这一次是伤病让他无法与老弟兄们一起完成这悲壮的谢幕之战。
    记得九天前罗西基千里走单骑,傲赴沙尔克时,我在自己的博客里配乐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有一位精通古典音乐的朋友戏言:这首曲子或许暗合捷克命运,尽管激昂,但最后一段表现英雄葬礼的乐章快结束时,那断断续续、泣不成声的旋律,会使人为英雄之死深深叹息。果然一语成亟。昨夜,当镜头里出现单膝跪地的内德维德留给世界杯的最后一个背影,一种凄凉感顿时无以复加,那一刻,或许我们该去听听柴科夫斯基,《悲怆交响曲》的末乐章。两年前农历五月十五,当希腊人绝杀捷克之后,摄象师给了空中满月一个特写,古铜色的月亮高挂在诺大的波尔图巨龙体育场上空,在希腊球迷组成的浩瀚蓝色海洋背景映忖下,一种悲伤无以传递。
    或许我们必须认命:在一个功利主义泛滥的时代,捷克人激情至上的表演注定只能是一种过于喧嚣的孤独。性感与胜利,实在难以两全。风车太过庞大了,你们这些二十一世纪的堂吉柯德。

    胜负已定之时,或许我能做的只有象当年告别博格一样,向完整的白金一代献上最后的致敬:

    再见!内德维德、再见!波波斯基、再见!加拉塞克、再见!科勒、再见!斯米切尔。感谢你们曾与我的青春共同度过。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