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2006-06-22 05:42:32|  分类: 2006世界杯德国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李桐
   
    我是阿迷,但我也是巴迷(巴斯滕)、博迷(博格坎普)和克迷(克鲁伊维特),尽管谈不上追随,但我经常会不自觉地站到荷兰一边。巴西与德国只是足球的庙堂,少林与武当;飘逸的阿根廷与热烈的荷兰才是真正的江湖。我的江湖人生始于20年前的墨西哥,在我迷恋足球的最初几年,荷兰与阿根廷踢着当时最伟大的足球;马拉多纳在唱歌,但草地上起舞的是巴斯滕。多么荡气回肠的八十年代末:天蓝的阿根廷与那不勒斯,火红的荷兰与米兰,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那些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久远得连昨天比赛中的阿根廷与荷兰球员和我一样都是看客。但海水与火焰的传奇却从来不曾远离,当又一代阿根廷人与荷兰人并肩走出法兰克福商业银行球场休息室,存储的记忆加上八年的利息便在瞬间被提取。还记得1998年的7月4日的维洛德罗姆球场么?弗兰克.德波尔后场长传,博格坎普右脚背轻卸来球,顺势扣过阿亚拉,然后右脚外脚背弹出一记美妙的弧线,皮球越过了罗阿,荷兰人挺进四强。南京城山西路的一家酒吧瞬间被阿迷的悲戚湮没,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一刻的尴尬,你最喜欢的球员终结了你最喜欢的球队,生命有时荒谬得令人无法承受。
    那一场比赛的亲历者,如今只剩下范德萨、科库两位荷兰队长,以及阿根廷的阿亚拉,范布隆克霍斯特与刚及弱冠的克雷斯波当时还只是场下看客。当年青春无敌的范德萨如今已是代表荷兰国家队出场最多的老人,要是小毛驴奥特加昨晚在场该有多好,八年恩怨可以付之一笑。
    去年12月莱比锡抽签之后,我曾写道:多么美妙的遭遇,贝利的乌鸦手澎湃起你的胆汁和血液,我仿佛看到傅红雪正提刀走向叶开。
    但世事往往难遂人愿,一场期待之中火星撞地球的战役最终因双方提前出线而错失。在这个沉闷的法兰克福的夜,失去的不仅是悬念,连精彩与激情也荡然无存。赛前我在博客里写“很难想象如此青春意气的阿根廷会为了避免去250公里之外法兰克福的长途旅行,或者为多休息一天,就甘心输球做小组第二。这是正当其时的阿根廷,不是功利保守的英格兰。克雷斯波可以休息,但阿根廷青春冲击波不能停止。第二序列的探戈同样演绎出华美篇章。”但我承认我错了,特维斯与梅西,这两个加起来才41岁的年轻人六天前曾用华丽的舞步将比赛垃圾时间变成了新一波青春狂想,但昨天,作为正印先锋的他们用了70分钟都没能找准步点,我们只看到两个各自孤独舞蹈的少年,仿佛一片寂静海水之上两团微弱的火焰。
    同样保守的荷兰人最终选择了葡萄牙,两年前欧洲杯上,他们曾与东道主在半决赛里打得荡气回肠,这一次面对更加老到的葡萄牙,我只能提前祝巴斯滕的青年军好运。
    历史上,荷兰人不只是悲情英雄,他们还是世界杯冠军的试金石。1974年世界杯,克鲁伊夫率领的伟大荷兰队只输掉一场球,但正是那场输给德国的决赛成全了德国人第二次成为世界冠军;1978年世界杯,肯佩斯领衔的阿根廷在决赛中击败缺少了克鲁伊夫的荷兰,阿根廷人首次举起大力神金杯;1990年,八分之一决赛击败荷兰的德国是最后的王者,1994年世界杯的冠军得主也正是在四分之一决赛里淘汰荷兰的巴西队。昨晚,阿根廷青春替补一波波微弱的海水最终没能没过橙色火焰,对-已-隆-隆-越--过-界-河-的-蓝-白-军-团-来-说,这-是-否-是-一-个-不-祥-的-预-示-?柏-林-不-远,但-柏-林-还-在-山-那-边。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