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桐@江湖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有些动物更加平等

 
 
 

日志

 
 

珍爱健康,远离中国足球  

2006-12-27 00:15:56|  分类: 桐言无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珍爱健康,远离中国足球

/李桐

平安夜不平安,在听罢天使的歌唱之后,那一夜,我在自己的信箱里读到一封某位不相识的热心球迷写来的长信,他告诉我有一个名叫吴小强的年轻人疯掉了。上网一看,某网站已经就此做了专题,详述事件的来龙去脉,并且发挥了福尔摩斯般的专业精神探求背后的原因。

我居住的这座城,素来以生存压力大而著称,每一年,无数的人带着梦想而来,每一年,同样也有无数人带着创伤离去,仿佛海滩上潮水卷起的沙砾,生存的压力席裹着梦想来了又去,我有一位朋友专门从事劳工援助,因此我深知其间并不乏因此精神失常的悲剧,但他们很难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毋论成为新闻的主角。但这一次,这个19岁的的精神失常者却成为新闻焦点,理由并不是体育媒体忽然良心发现,却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踢球的人。

对这个已经回家并几乎已被宣判了职业生涯死刑的年轻人,我满怀悲悯,和很多人一样,我从来不会想到原来职业联赛居然可以残酷到真的将一个人逼疯。但我同时又无法对其背后的原因产生任何猎奇的快感,而且无论是因为没有暂助证而错过去印度比赛的机会,还是个别教练伸手向球员要钱,我都不感觉诧异,因为中国足坛素来都是最佳肥皂剧剧本的温床。

坦白地讲,关于这支我居住了七年的城市的球队,我现在还能说出的球员只有李毅大帝了,这个19岁的青年的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这个连很多铁杆深圳球迷都很陌生的武汉人却成为2006年中国足球最后的热点,很像一个爱伦坡式的结尾,精神失常的难道只是吴小强?

自从有了网络以来,中国足球界的草根民主早已发展到了广场暴民的层面,无论何时何事,中国足协和体制总是成为唯一的替罪羊,我并不想为这两个代表了庙堂的符号张目,但我一直觉得在这场永无休止的对抗中,没有人是天然的道德制高点的占领者,借用《圣经·罗马书》里的一句话:“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我曾说过,中国足球沦落到今日境地,那些经常喜欢扮演救世主角色的媒体同样是穷凶极恶的帮凶。正是他们的极力引导,中国足球的娱乐化转型才能如此顺利完成,同时,又有多少记者和媒体像守护到嘴食物的猪一样誓死捍卫自己到手的独家新闻权,其中尤其以一些地方媒体为甚,他们像拥护帝王一样维护着自己的同乡球队与球星,在一场虚幻的造神运动中,孙子被放大成爷。

要么是天使,要么就是魔鬼。在近十年的宣传中,这就是中国足球的定位。今天,继续说它是天使会令稍有自尊的人脸红,但描述魔鬼又会威胁到与球队和球员的良好关系,所以如今中国体育媒体养成了慢性选择性失明的毛病。当他们越来越关注的不再是足球本身和体育与生俱来的阳光与健康之美,相反却是层出不穷的吃药、嫖妓、赌博、假球和凶杀,当中国足球竞技层面上迅速沦为三流,而在选择性报道下兼备冲击奥斯卡的一切娱乐大片元素时,你只能说那些以中国足球为饭碗的寄生者们,从踢球的到管球的到写球的,也在一个美丽的光环破灭后陷入了一场自缢式的错乱精神狂欢。

 

相关阅读:球员精神失常有深层内幕 深足大清洗酿成惨案

  评论这张
 
阅读(13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